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唱讀講傳 > 講故事

欲留精神追求神侃為自己增壽——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誕辰70周年

2019-09-23 14:11:58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戎士林
點擊:    評論: (查看)

  可愛的新中國誕辰70周年,共產黨正確領導凝聚力量;廣大人民干勁沖天無私奉獻,黨員干部新的長征奮力爭先,都為我的祖國快速飛上藍天!

  1 惜時苦讀書 學習爭上游

  正常情況下,讀小學是6年(初小4年,高小2年);中學6年。

  而我讀初小,從1952年3月到1954年6月(其中1953年9月至1954年2月因腳面長個大陰瘡不能走路,整整耽誤一學期的課業)初小畢業順利升入高小,只用了2年。且在初小升高小公布錄取名單榜上我排第四名。整個小學階段讀書為4年,省出2年時間 。

  在石家莊女子中學高16班讀書的兩年中,成績總是數一數二。并被推選到學校團委會宣傳部主管政治理論學習工作。但我于1961年7月13日參加完升高三年級的考試后,為響應黨大辦農業大辦糧食的偉大號召,于當月17日就積極帶頭回鄉參加農業生產了。 下圖是石家莊女中團委會干部歡送我奔赴農業第一線合影留念,前排中戎士林

  可因為干得太猛了,當年臘月不幸患上嚴重的胸膜炎和肺結核,在治療期間不能參加勞動。故利用治病的時間,從1962年3月18日至6月8日,僅用80天的時間在病中自學參加畢業考試,全部及格,立體幾何竟考92分。拿到石家莊女子高中畢業證書(詳見《平民的足跡》【見注一】第14——16頁)。這實際是用2年的時間學完了高中三年的全部課程.,即省出1年的時間。就是說,我用9年時間讀完12年的全部課程,故可增壽3年。

  2 受命搞教改 舍命創佳績

  平山縣教育局指定讓我搞全縣唯一的,由“四二制改為五年一貫制”的教改實驗任務。從1964年3月16日至1968年6月,僅用4年零3個月時間完成了其他學校6年完成的教學任務。并且是,其他學校都使用國家統一編寫的統用教材。而交給我的實驗任務是,既無方案,也無教材,還要求全面貫徹執行黨的教育方針。我只好按照上級要求,將12套教材全部打亂,遵循由易到難、由簡到繁的規律重新編成10套教材施于教學。由于時間限制不可能一下子全部編出,只能一邊編教材一邊教學生。即夜間編教材同時備課(一個人教五個年級的大復式教學的任務),白天上課課余批作業,真是累得死去活來。連極簡單的飯都沒時間做,不僅常吃剩飯還常餓肚子。既編教材又教課,實際上是一個人干了兩個人的工作。(詳見《平民的足跡》第19——28頁)。一個年級一年用兩套書,一套又分算術和語文,即一個年級一年用4本書,而五個年級一共是20本書。就算是個高水平的老師用兩年半時間編出且很實用就很不錯了。所以,在羅萬教改期間,教學上省出近2年,編教材多干2年多,合計保守算也多干一個人4年的工作量。故可增壽4年。

  3帶病雙肩挑 含淚敘家事

  在大坪(1969-07-18——1972-11-20)任教的三年多時間內,總是一人干兩人的活。當時的情況是:我住大坪村小學教學,(因學生原來基礎太差,我只有住校才好利用早晚自習給學生補課)70多歲的父母親常年患病需要人照顧,且居住在距離大坪5里遠的米湯溝;同樣70歲且有腳痛病的老婆婆與兒子衛東住瓦房自己的家,(次子衛民常住奶媽家)距學校1華里(還隔著一條河,當時家鄉人都沒有自行車,無論走多遠全是步行)。丈夫鄭廷錄在千里之外工作。我這個常年被肺病糾纏的女性,就是家里三個患病的老人和兩個幼小的孩子唯一的依靠。

  平時,我每周必須有兩次早4點起床,一路小跑趕到米湯溝,不是推碾就是磨面,要不就是先挑滿滿一大甕水,然后去河溝快速洗衣服。完工后連飯都顧不得吃(或者拿塊窩頭邊走邊吃)返校后正好趕上上課。因為沒錢買足夠的燒柴,我常常上午上完4節課后,趕快拿上繩子鐮刀去村莊周圍割別人誰都不割的荊棘當柴燒(因為遠處去不了,近處好柴人家都割了)。待我背著一大捆荊棘回到學校時,往往是連水都顧不得喝一口,就得趕緊站在講臺上。老婆婆和衛東更得我照管,家務事都是利用下午上完課后,趕緊跑回家,碾谷磨面,挑水洗衣,做飯刷碗......(后來實在跑不行了,只好把婆婆和衛東接到學校與我住一起)。

  尤其是每年到秋天分糧、菜的時候,總有一個多月的時間,真是累得喘不過氣來。因為兩個家庭都是農業戶口,家里一個干活的人都沒有。那時隊里社員分糧、菜,都是扛上大秤在地里稱。人家有勞動力的干完活就把分的東西捎著背回來了。唯有我的堆在地里沒人管。只是會計寫個紙條說明,戎士林某某地方分了什么東西,讓學生捎給我完事。每到這時,我都是下午上完課,來回走六七里路去背回瓦房分的東西。夜間照常備課、批作業到11點后才休息。到早晨4點趕快起床,單程快走六七里路去背米湯溝分的東西給父母送到家里,有時還想順便挑水洗衣服。待我一溜小跑回到學校時,班長正好吹上課的預備哨子。

  那幾年,我同樣是沒休過一個星期天,而且往往到星期天比平時更忙更累。因為我任教的學校又恰恰是最費人的地方。教研組規定,每隔一周的周日全體教師必須到中心站定期學習政治或業務。即其他教師可以隔一周休一天,而我不能。因為我的老人和孩子說不定哪天就需要我去請醫抓藥。我必須利用星期天給學生上課趕進度,才能做到教好學生與做好家務兩不誤。

  據上述事實,在這三年多的時間內,保守算來,也多干了一個人3年的工作量,故可增壽3年。

  4 再次雙肩挑 保管兼會計

  調往張家口農專工作的二十年(1975——1995)。其中,從1977年4月調至實驗館(設備科的前身)庫房工作。具體任務是負責固定資產和低值易耗品兩大庫房的物品驗收保管和對各個實驗室的發放工作。面對20個實驗室的幾千種物品,光對物品名稱和存放架序層次的熟悉就需要幾個月的時間。經過3個月的緊張努力,終于對分賬的入出和物品的收發比較熟悉了,工作順手一些了。可暑假后開學的第一天,教務處主管實驗室的苗春副處長就要求我,把從1952年以來所有購進發放過的各類物品的總賬、分賬全部重新建立起來。(以前20多年來實驗館一直沒有建過總賬)我提出::“賬、物不能一個人管,這不符合財務制度規定,出了問題誰負責?我不干。”他說:“我相信你,不會出問題。如果出了問題我負責。”“你能負得了責嗎?一旦真的有什么事還不是要追究我?”盡管吵了一氣,可人家是領導,最后還得服從人家。這一下給我加了三倍的工作量。本來,三大類物品有兩個保管員,袁玉根只管一類消耗品;我管兩大類,品種又多,已經夠忙的了,可現在還要......,實驗課天天開,實驗員這個走了那個來,新貨購來還得驗收。白天根本沒時間建賬,只能利用晚上、周日和全年所有長短節假日建賬。整整加了三年班,才把20多年來的大亂攤分類、清點、登記,正式重建總賬、分賬,一共132本。從1980年 秋假后開始,設備科庫房管理工作總算走向了正規。

  我總覺得賬、物一個人全管是違規的,萬一有什么事,就叫你百口莫辯。于是我要求領導派專人到設備科管賬。可領導遲遲不予理睬。直到1982年 冬天才派梁廣祥去專門管賬。事實上,從1977年9月至1982年冬天的這5年間,我一個人足干了超過兩人的工作量。而且換個人誰也不會這么去做的。故可增壽5年。

  5 馬列資料室 雙肩挑到底

  從1988年至1991年10月與農經系資料室第二次合并以來,有兩年多時間是我一人承擔兩個單位的全部資料工作。服務對象不僅是老師和同學,而且仍然是全校的黨政干部,甚至外單位的人也都來討方便。為滿足更多人的閱讀要求,我除正常時間上班外,又在晚上和星期天主動加班為學生開放閱讀時間。

  加班加點不遺余力,為讀者排憂解難。資料室工作服務性很強,伸縮性很大,為了對廣大讀者提供優質服務,從1986年寒假以來,我沒有休過一個寒暑假,在馬列室10年,我不僅沒有寒暑假,也沒有星期天,中午和晚上的時間也都是用來處理報刊和編制題錄上。只要讀者需要,不管是白天還是黑夜,我都為其不遺余力。

  主動編制二次文獻。為滿足大家的要求,從1991年開始,將以前的手稿全部重新整理,凡是本室收藏的報刊加上與張家口師專互換的《報刊目錄》都重新分類,調整專題,精心篩選重點,并結合《中國社會科學文獻題錄》有針對性地進行挑選,分為五大類別35個專題,仍以書本式打印成冊。規定半年出一期,每期150——200冊,到95年底編寫10期共80萬多字。題錄不僅為普通高校政治理論課教師的教學和科研服務,而且也為思想政治工作部門、黨政領導和管理干部以及學生查找資料提供相當多的方便。所以人們稱贊它是沒有刊號的重要期刊。

  我主動搞了9年的書本式《政治理論報刊題錄》服務。雖然犧牲了十多年的所有星期天和長短節假日,加班加點沒明沒黑,也疏忽了對家庭和孩子的應有照料,但一想到自己的努力確實給許多人提供了實實在在的方便,在某種程度上做出的成績是歷史性的,就自感十分欣慰。在我退休時大家都說:“老師這十年真是一人干的比三人都多......。”

  而我只能保守不能夸張。我給自己增壽5年。

  就我一生而言,總的保守算來也是:3+4+3+5+5=20年(虛擬增壽數)故我今年79+20(虛擬)=99歲啦!

  親愛的祖國,偉大的新中國:我神侃為自己增壽,只是欲留住那個時代革命人民的精神追求,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凝聚正能量,砥礪向前進!期盼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早日實現!

  注一:《平民的足跡》是戎士林與鄭廷錄在2013年為紀念偉大領袖毛澤東主席誕辰120周年,兩人合寫的回憶錄與論文合訂本,大16開共237頁,33萬多字。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比利亚雷亚尔VS巴伦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