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工農家園 > 農民關注

硬核開課!華中農大倡議師生參與春耕,知識分子就該到基層去

2020-02-28 15:35:24  來源:青年思考  作者:青年趙文凌
點擊:    評論: (查看)

  今早看到消息稱,華中農業大學向全體師生發出倡議,號召尚未返校的學生主動亮明身份,就地支援春耕生產,在一線學習、為一線服務。

  讓尚未返校的農業專業大學生就地支援春耕——深入一線實踐,多些馬列主義;遠離論文至上,少些教條主義。這不就是給全校師生上的最生動的一節課嗎,這節課不就是現在的高校師生最需要的嗎?

  理論聯系實際,知識分子聯系工農群眾,這個道理是毛爺爺那時候就教給我們的。這個道理其實不難理解,就拿農業舉例:只有農民的靠天吃飯、精耕細作,農業生產效益是遠遠不能滿足當今社會發展需要的。只有實驗室的理論推演和實驗成果,知識研究就遠遠不能轉化為可以實際發揮作用的農業技術和農業器械。

  所以,農民需要向知識分子學習理論知識,知識分子需要向農民學習勞動經驗。不管是農民還是知識分子,都是為了推進農業生產的進一步發展。而且,在這個過程中也拉近了農民和知識分子的距離,讓知識分子和勞動人民的差距越來越小,最終實現真正的平等。

  這就是毛爺爺所說的“知識分子勞動化、勞動人民知識化”的一層意思吧。

  但近些年來,越來越多的知識分子實際上脫離了工農群眾;越來越多的理論只是停留在書面上形成了無數的論文,卻沒有轉化成可以實際幫助人民生活的實踐。

  高校之中,學生是書呆子,老師是理論家。課堂上學的知識是為了應付考試的死知識;學術上做的研究課題更是為了發論文而做的死研究。學到的知識也不能學以致用,往往是到找工作的時候再重新培訓入崗,好像自己這四年大學白上了一樣。

  唯分數論的教育理念讓無論是小學、中學、大學,對于分數的追求理所應當,但卻極有可能出現偏頗。一切向分數看,只會死記硬背,“兩耳不聞天下事”,這就很有可能出現對學生品德、體育、美育的忽略。上了大學之后卻依然生活不能自理的“巨嬰”和凡事都聽媽媽的“媽寶”就是這樣的價值觀下教育出來的,跟別提他們能和勞動人民相結合了。

  就拿農業大學來說,有多少學生是熟知農業時節的?又有多少學生可以拿自己學到的農業知識回農村老家學以致用,幫助農村人更好的進行農業生產?

  不能說一個人都沒有,但確實是只有寥寥數人而已!這不已經說明了我們的教育出現的問題嗎?當我們的教育已經遠離實際、遠離生活的時候,又怎么可能用學到的知識回饋現實社會呢?

  在華中農大發出師生參與春耕倡議的這條新聞下面,我們還可以看到這樣的言論:“上學就是為了不種地!”這雖然是一句調侃的玩笑話,但這句話背后的邏輯細思極恐。當農村出身的學子開始嫌棄農民生活的時候,還有誰能為農民的切身利益說話呢?更別說讓這個群體越來越平等了,只會讓他們的距離越來越遠。

  很難想像,一個與工農群眾沒有聯系、沒有感情的知識分子,能夠真正從人民群眾的角度出發為人民和祖國做些實事。也很難想象,一個沒有人關注底層的社會會是一個什么樣的社會。

  而如何改變這種割裂?只有深入基層社會,到老百姓的生活當中去,才有可能重新構筑知識分子的價值觀。

  第一,到基層去一定會磨煉人的意志品質。這可以把落下的一些課程補回來。第二,到基層去一定能感受到中國最底層社會老百姓衣食住行的生活狀況。不了解最底層老百姓的生活又怎么能真正為老百姓服務呢?很多從農村出來的學子其實也并不真正了解農村,而是被家庭塑造的烏托邦蒙蔽了。第三,到基層去一定會讓人產生理想信念,讓人感悟到要為祖國和人民做些實事。在和底層人民的密切接觸中,才能體會百姓疾苦,才有可能呼喚出公心,產生要為人民服務的理想信念。

  我想,這也就是為什么毛主席如此看重“干部參加勞動”的意義之一吧。

  所以,當我看到華中農大的這個倡議之后,感覺很是驚喜,我們的高校終于可以把論文寫在中國的土地之上了。哪怕這一個小小的舉動并不能撼動整個學術環境和社會環境,但看到一點好的改變總是令人充滿希望的。

  真希望這個深入社會實踐的優良傳統可以取代唯論文論,唯SCI論,一整知識分子自私自利的風氣,呼喚出他們為人民服務的公心來!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比利亚雷亚尔VS巴伦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