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中醫

悲劇沒有重演!中醫從死神手中搶回了李文亮的3名同事

2020-02-27 14:47:42  來源:安和四季  作者:壬岷
點擊:    評論: (查看)

打不開?點這里>>>

  《新聞1+1》白巖松對話張伯禮:解讀疫情應對中的中醫藥救治方案

  一、李文亮和他的同事,兩種治法,兩個結果

  ·一個是好消息,李文亮的同事康復了

  2月24日晚,央視《新聞1+1》欄目,在白巖松連線中央指導組專家組成員、中國工程院院士、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張伯禮視頻中,張伯禮院士講述了李文亮同事獲救的事跡:某醫院的三名患者是李文亮醫生的同事,患者病情都比較重。之前他們醫院的領導都覺得沒多大希望,只是盡量搶救(筆者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已經淚目了)。

  北京劉清泉教授親自去看診三名患者,與張伯禮院士共同研究配方。患者喝了中藥湯劑以后,情況好轉。到現在已經用藥將近十天,病人的狀況大為好轉。其中兩個已經能完全復原了,從死亡邊緣拽回來了。

  ·一個是噩耗,李文亮走了

  2月7日凌晨2點58分,李文亮醫生去世。他曾在微博中分享過他接受的治療,一直采用抗生素、激素、抗病毒類藥物和高流量吸氧治療,我們沒有看到中藥介入。這不禁讓我們想:假如李文亮醫生用上中藥,或許是另一個結果!但,沒有假如,歷史不可能重來。

  這是多么鮮明的對比,多么讓人唏噓的結果!

  李文亮三位同事之前也像李文亮醫生一樣一直采用了西醫治療,在2月14日左右也轉為危重癥。院領導已經不抱希望,只是盡量搶救(筆者似乎感受到了院領導的無奈和無助)。

  接下來,幸好沒有像李文亮那樣繼續用西醫方法搶救下去。或許是從國家中醫隊不斷傳來中醫藥療效的好消息,讓院領導抱著一線希望(不排除領導想著死馬當活馬醫,試試看),請劉清泉教授和張伯禮教授會診,采用中藥治療,把其中兩個患者從死神手里搶回來了。這也說明中醫絕不是“慢郎中”,危重癥中醫同樣能發揮作用,能救命。

  二、中醫治的是生病的人,西醫治的是人生的病

  都是危重癥,兩個新聞,兩種治法,兩個結果……寫到這筆者抑制不住內心的難受,淚流滿面。

  每天新聞中報告的死亡病例,那不是一個簡單的數字,是一個個活生生的生命,他們就這樣離開了我們。他(她)可能是一位父親、母親、兒子、女兒、未婚夫、未婚妻……他們的親人該是怎樣的悲痛。

  很多時候,我們在爭論用中醫還是用西醫,不為別的,我們面對的是一個個活生生的生命,我們希望減少死亡率,希望一個都不少,雖然這是一個美好的愿望,但是減少死亡是完全能做到的。因為,中醫抗疫是在抗擊歷史上500多次的瘟疫(有確切記載的300多次瘟疫)中成長起來的,它是能救命的!

  中醫對瘟疫和病毒的認識與西醫是不一樣的。張伯禮院士引用了《黃帝內經》中的:“正氣存內,邪不可干”,解釋到:“中醫治療它,往往不僅僅或者說不主要針對病毒,針對的是人體的抵抗力,提高人體的正氣,讓人體自己調動內源性保護物質,來跟病毒做斗爭。”

  中醫治的是生病的人,西醫治的是人生的病。

  三、新冠肺炎喝白開水都能治好?扯吧你!

  中醫黑喜歡說:“新冠肺炎是自限性疾病,喝白開水也能好;甚至有中醫黑說中醫藥參與率90%多,白開水參與率100%還沒吱聲。”真的嗎?

  新冠肺炎是自限性疾病不假,但不治療你試試看!伊朗43例新冠肺炎病例中短短四日已經死亡8例,其中15個新增的確診病例是在24小時內出現3人死亡,死亡率近20%。死亡速度之快,死亡率之高,如何解釋?

  張伯禮院士在談到中醫藥作用時,指出兩個指標:第一,病人痊愈的時間縮短。它是自限性疾病,8-9天自己好了,中醫干預5-6天好了,這可以說明中醫藥的療效。

  筆者從新聞上看到:2月19日,貴州省遵義市2名新冠肺炎患者,經中醫藥全程參與治療,從確診入院到出院時間僅用5天。貴州省新冠肺炎患者平均住院時間由中醫藥介入前的16.1天下降到介入后的10.2天。貴州的數據可以為中醫藥療效背書。

  張伯禮院士前不久參與的一項對照研究,也顯示中醫藥的參與縮短了病程。

  中西醫結合組多個指標好于純西藥組

  第二個指標,是輕癥轉重癥比例。輕癥不轉重癥,截斷了病勢,這個指標比痊愈時間縮短更關鍵。2月19日晚在同樣的節目中,白巖松連線中國工程院副院長、呼吸與危重癥醫學專家王辰。當白巖松問道:方艙醫院輕癥轉成重癥的比例高嗎?王辰院士回答是2%-5%左右。張伯禮院士的回答則是:364名中醫醫護人員整建制接管江夏方艙醫院,中醫為主導的治療中,近400名患者中無一例轉重癥,治愈50人。這個數據可以交上一份滿意的答卷。

  在中醫藥早介入、全程深度參與的廣東省,重型和危重型病例大部分轉輕癥,有的則治愈出院,也可以說明中醫藥的療效。

  四、中醫清理的是垃圾,西醫清理的是垃圾吸引的蟲子

  屋里有垃圾,垃圾招了好多蟲子,有人(西醫)不斷去研究殺蟲劑,蟲子殺死了,新一代蟲子又來了,對殺蟲劑耐受了,于是又去研究新的殺蟲劑,這樣循環往復……

  中醫則不殺蟲子,它把垃圾清理出去,讓屋里干凈,屋里就沒蟲子,蟲子垃圾送到外邊去,病毒很難適應外邊的環境,凍死了。

  這個故事說明了中西醫的差異,中醫不管你病毒怎么變,重視的是改變病人的內在環境,注重的是求因治病。西醫重視的是那個結果,也就是病毒。見病毒就要殺,必須去研究“特效藥”,研究“疫苗”才能行。在沒有研究出來之前,只能是支持性治療,靠自身免疫系統自己工作。而病毒可能會變異,于是陷入到不斷的研究中。

  中醫是標本兼治,而西醫則只是治標。

  作為中國人,我們應該感到自豪,我們擁有世界上最優秀的中醫寶藏!

  五、中西醫到底怎么結合?

  對沒有“特效藥”,沒有疫苗的疫病,中醫關注的是人命,讓更少的人死亡,讓更多的人得救。這次輕癥患者占有很大比例,中醫藥改善輕癥患者的發燒、咳嗽、乏力癥狀效果非常好,能全部拿下,這個階段可以不需要西醫介入,已經有不少純中醫治療的案例報道。中醫藥早介入,端口前移,就可以減少輕癥轉重癥的概率,就可以減少生命支持系統的使用。

  對于重癥患者,西醫的呼吸支持、循環支持等生命支持是必不可少的,有了這些支持才能挽救生命,中醫這時是配角,但又是不可或缺的。張伯禮院士舉了兩個例子:中藥生脈飲、生脈注射液或者獨參湯可以改善血氧飽和度。血必凈可以延緩炎癥風暴的發展。

  而在2月18日召開的廣東新聞發布會上,鐘南山院士談到:他個人很重視中藥在實驗室對新冠病毒的作用情況,正在關注中藥是不是能殺病毒,能不能阻止病毒進入細胞,以及減少炎癥風暴。一旦實驗室有一些證據的話,他認為這些中藥是可以放心使用的,特別是一些早中期的病人。張伯禮院士的回答,鐘院士可別再聽不見了。

  中西醫爭論,有的是糊涂,也有是因為利益。筆者希望有更多中醫在新冠肺炎中的積極作用能被報道出來,讓國人對中醫從不了解到了解,從偏見——中醫只能“治未病”,中醫是“慢郎中”到正見——中醫不慢,它能救命,它能大大節約社會公共資源的浪費。

  中醫強勢崛起,成為戰勝新冠肺炎的必勝“武器”,應該得到更廣泛的認可,應該得到更深度的配合!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比利亚雷亚尔VS巴伦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