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中醫

中醫泰斗鄧鐵濤生前對冠狀病毒的論述……

2020-02-27 09:43:38  來源:國醫徐文兵粉絲團  作者:國醫徐文兵粉絲團
點擊:    評論: (查看)

  國難思良將,抗疫思良醫!


打不開?點這里>>>

  還記得17年前抗擊非典的戰斗中,中醫就已經戰功赫赫,可惜卻很少有人報道。2003年,非典橫行中國,非典在中國橫行時,當時87歲的國醫大師鄧鐵濤老先生臨危受命,擔任中醫專家組組長;力挽狂瀾,扭轉了治療那個急性傳染病的被動局面。

  當時,鄧老指導下的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以中醫為主治療73例非典,全部治愈,病人零死亡、零轉院,醫護人員零感染,且患者沒有后遺癥。

  世界衛生組織專家曾經也到廣東考察非典的疫情,也認可了中醫的強大作用:

  “我是為中醫而生的人”

  從幼時眼見父親懸壺濟世,到后來走上中醫求學之路,鄧鐵濤始終在為中醫發展奔走呼號。他說:“我是為中醫而生的人。”

  鄧鐵濤1938年就曾與同學在香港合辦了南國新中醫學院。“中醫學受輕視、歧視、排斥,從民國初的政策開始一直到今天,中醫在這一百年里經常受到不正確的對待。”鄧鐵濤說,“自己感到中醫這個寶貝不能在我們這一代人手中丟掉。”

  鄧鐵濤一生多次上書中央,為弘揚祖國醫學大聲疾呼。第一次上書,呼吁成立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第二次上書,保下來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這就是中醫界著名的“八老上書”。第三次上書,為中醫和西醫院校合并“踩剎車”。第四次上書,重申中醫不能丟,呼吁全社會對中醫加以重視。第五次上書,建議中醫介入抗非典。

  鄧鐵濤不擔心中醫走不出國門,而是擔心中醫走出去不姓“中”。他說:“我們中醫一定要爭氣。日本人曾提出,中國人遲早要到日本學中醫。我現在最怕的就是中國人沒把中醫學好、用好,一看到西醫那些方法,心里就膽怯了。中醫要有底氣,要為全球健康提供中國處方。”

  抗擊“非典”中醫立功

  2002年末,一種世界首次發現的烈性傳染病突然襲擊廣東,這種疫病后來被定名為“非典型性肺炎”,英文簡稱SARS。當時87歲高齡的鄧鐵濤站出來勇敢而自信地說,SARS是溫病的一種,而中醫治療溫病歷史悠久,用中醫藥可以治好SARS。之后,鄧鐵濤立馬撰寫學術文章,以便全國中醫介入抗擊“非典”時參考。

  臨危受命,“非典”期間鄧鐵濤被任命為中醫專家組組長。在他的努力下,當時他所在的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共收治了73例SARS病人,取得“零轉院”“零死亡”“零感染”的“三個零”的成績。

  鄧鐵濤:戰勝非典我們有個武器庫

  非典是全新的疾病,為20世紀以前所未見。無論中醫與西醫都遇到了新問題,中醫不能袖手旁觀。鄧老認為,對病毒性疾病的攻克,中醫自有其優勢。從歷史可以上溯至仲景時代。在現代,如1956年石家莊流行乙型腦炎,師仲景法用白虎湯療效超世界水平,并不因為中醫無微生物學說而束手無策。1957年北京乙腦流行,蒲輔周用溫病之法,療效又達90%。1958年廣州流行乙型腦炎,為暑熱伏濕之證,鄧老曾親自參加救治,統計中醫之療效亦達90%,且無后遺癥。

  國家七五攻關科研項目——流行性出血熱之研究亦顯示了中醫在治療急性熱性傳染病的成果:南京周仲英研究組治療1127例流行性出血熱,中醫藥組治療812例,病死率為1.11%;西醫藥對照組治療315例,病死率為5.08%(P<0.01),明顯優于對照組。江西萬有生研究組治療413例,中醫藥組273例,病死率為3.7%;西醫藥對照組為140例,病死率為10.7%(P<0.01),療效優于對照組。由于時、地、人等有關條件不同,周氏、萬氏的辨證論治完全不同,周氏治療以清氣涼營為主,萬氏則以治濕毒法為主。此病西醫同辨為病毒性疾病,按西醫理論,病原相同,治法必同;但中醫治療如果兩者對換,則很難取得良好的效果。鄧鐵濤認為,病原體只能作為中醫辨證論治的根據之一,診治的關鍵在于辨證論治。

  這些事例說明中醫辨證論治不把著力點放在對病原體的認識上,而在于病原體進入人體后邪氣與正氣斗爭所表現的證候,這些辨證論治的理論及方法歷傳兩千多年,的確是戰勝“非典”的武器庫。

  戰勝非典的理論依據與特色

  世人多不理解為什么中醫沒有細菌學說,卻能治療傳染病,對病毒性傳染病的治療效果甚至處于世界領先地位。因為中醫走的是另一條道路。

  中醫雖無細菌學說,但細菌早已被概括于“邪氣”之中。吳又可的戾氣、厲氣、雜氣學說,已非常接近對微生物的認識。但溫病的病原說發展到吳瑭,卻使中醫理論從另一角度認識了發熱性傳染性及流行性疾病,提出獨特的溫病的病因理論。這一理論,即使在今天看來仍具有極高的科學性,足以破解中醫雖無細菌學說,仍然能治療急性傳染病之道理所在。

  吳瑭之病原說為:

  (1) 歲氣、年時(氣候與環境因素);

  (2) 藏精、冬傷于寒(人體內在因素);

  (3) 戾氣、時行之氣(致病物質)。

  氣候環境——致病物質活躍

  發病的變化——正氣不足以拒邪

  這樣的病原說比之只重視病原體的現代醫學理論似略勝一籌。當然吳氏對于微生物的認識與現代微生物學相比,就有天壤之別了。如果我們今天把微生物學的知識,取代比較含糊的戾氣與時行之氣,那就是比較完滿的傳染病流行病的病因學說了。

  鄧鐵濤認為,治療不是只知與病毒對抗,而是既注意祛邪,更注意調護病人的正氣,并使邪有出路。正如葉天士所說,或透風于熱外,或滲濕于熱下,不與熱相結,勢必孤矣。這是一個多么高明的戰略啊!

  中醫并不是慢郎中

  中醫不只是養生保健、治未病,中醫并不是慢郎中,抗擊傳染病也毫不遜色。有人說,“非典”救了中醫!從此,中醫有了和西醫平起平坐的對抗疾病機會。人們不會忘記為中醫贏得聲譽的鄧鐵濤。

  行醫御藥80多年,鄧鐵濤一直精心研究中醫理論,極力主張“傷寒”“溫病”統一辨證論治,為中醫診斷學的內涵建設提出了新的見解。

  “經過幾十年的研究,我感覺在中醫學上我應該有自己的觀點和理論體系。”89歲時,鄧鐵濤成為科技部國家重點基礎研究發展計劃(973計劃)首席科學家,他提出的五臟相關學說是中醫基礎理論專項的主要研究內容。根據自己的觀點和理論體系,鄧鐵濤提出了從補脾健胃著手對重癥肌無力這一個世界難題的研究。40多年過去,鄧鐵濤及其科研小組治療重癥肌無力病人的有效率達到98.8%,達到世界先進水平。“我說我已經把它(重癥肌無力)攻克了,有了經得起考驗的社會效益。”

  “21世紀是中華文化的世紀,是中醫騰飛的世紀。這是我的最大夢想。”鄧老雖然逝去了,愿他的夢想早日成真。

  這次中醫治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效果也是有目共睹,大部分西醫還不了解、不相信中醫的效果,作為中醫人,仍然需要大力宣傳和推廣中醫!

  我輩中醫人,當努力!

  祝愿祖國早日戰勝疫情!!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比利亚雷亚尔VS巴伦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