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資訊中心 > 社會

工作組進駐海航,凈資產2700億未能扛過疫情,世界前十或成一夢

2020-03-01 09:25:18  來源:36氪  作者:記者
點擊:    評論: (查看)

  傳了許久的靴子終于落地。2月29日,海航集團官宣,近日,海南省人民政府牽頭會同相關部門派出專業人員共同成立了“海南省海航集團聯合工作組”。聯合工作組將全面協助、全力推進本集團風險處置工作。

  應海航集團請求,聯合工作組組長由海南省發展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顧剛擔任,常務副組長由海南洋浦經濟開發區管理委員會主任任清華擔任,副組長分別由中國民用航空中南地區管理局副局長李雙臣、國家開發銀行信貸管理局副局長程功擔任。

  海航巔峰時期總資產1.6萬億,曾提出世界前十,總資產30萬億的目標。截至2019年上半年,公司凈資產依然超過2700億。

  新冠肺炎是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海航稱,自2017年末爆發流動性風險以來,在各方支持下,公司積極開展“自救”,但未能徹底化解風險。受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疊加影響,流動性風險有加劇趨勢。

  有分析認為,地方政府介入后,海航將很快變為國資。

  海航巔峰期目標總資產30萬億

  海航的產生源于改革。上世紀80年代,中國的民航體制正處于改革期。1985年國務院下發《批轉中國民用航空局關于民航系統管理體制改革的報告的通知》,要求民航領域實行政企分開,由各地成立航空企業。1986年6月10日,當時下轄于廣東省的海南政府向省里提交了一份《關于成立海南航空公司的請示》。

  1989年,海南省人民政府批準成立海南省航空公司。

  當時在民航總局工作的陳峰,帶著王健、陳文理和李箐等幾位員工一起,來到海南幫助創立海航。一個傳奇就此開啟。

  1992年10月,海航正式宣告成立,成為中國民航第一家經過規范化改造的股份制企業。

  海南省政府給了1000萬元財政資金,還不夠買一個飛機翅膀。在海南省政府的支持下,陳峰、王健等人通過定向募集的方式,籌集到2.5億元資金。海航用這筆資金作為信用擔保,向銀行貸款6億元,買下2駕波音737,并在1993年5月正式開航運營,首航北京。

  海航在成立后即開始了龐大的資本運作。從1993年開始,海航就開始在機場、租賃等板塊收購企業。

  關于海航的發展,網上流傳的一個故事是:1995年時,王健與海航的董事局主席陳峰一起赴美尋找融資,為說服索羅斯參與投資,十進十出華爾街。

  2006年之后,海航在各個業務板塊密集出擊,收購了多家重工、證券、信托、游艇、商場、酒店等公司。

  海航自2010年起至少開展了40宗跨境并購,交易總額已經超過400億美元。尤其是在2016年,海航的總資產從2015年的953.39億美元,暴增81.56%至2016年年底的1730.95億美元。

  海航集團在2015年才進入世界500強排名。當年的排名是464位,短短一年之后,海航在世界500強中位列353位,排名上升111位,營收為295億美元。

  2015年,陳峰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進入世界500強只是海航的新起點,海航立下了新目標:未來5年,進入世界500強的50名至100名之間。未來10年,海航將進入世界500強的第一方隊,入列前10名。

  據一些媒體報道,海航還提出2015年總資產達到30萬億的目標。

  為了實現這個目標,海航加速擴張。根據Wind數據,2016年年中,海航集團的總資產為5428億元,到了2017年底,其總資產規模飆升至12319億元。20年時間,海航資產從千萬到破萬億,增長了10萬倍。

  王健意外去世時海航總資產1.6萬億

  在海航內部,陳峰和王健是靈魂人物。

  陳峰在海航內部級別為最高的M16,王健內部級別為次高的M15。詭異的是,海航內部沒有M14及M13,三號人物是董事局副主席譚向東,M12。

  陳峰比王健大八歲,二人的關系一度友好。陳峰曾說,“我倆是黃金搭檔,想法一樣,性格不一樣。”

  海航的許多并購都由王健出面。據南方周末2011年報道,在海航內部,喜歡喬布斯的王健被認為是海航融資和資本運作的實際操盤手。他曾給員工講過一堂課,“不要天天老盯著財務公司那點錢,要看到外面廣闊的天地。”

  王健的能力得到了海航上下的認可,其對陳峰的地位造成了威脅。

  據自媒體報道,海航實業高管曾簽發了一份《陽光宣言》,向王健表達絕對忠誠。一個月后,海航集團下發口頭通知,要求對董事局主席陳峰執行 " 三不政策 "——不執行他的任何指令,不回答他的任何問題,不給他任何解釋。

  2016 年 9 月,陳峰本人淡出海航。從2016 年 9 月到 2017 年 10 月,海航實業還有航空公司近百名干部被處理。他們或被驅逐,或被王健發配到山上進行反思。

  然而,令外界錯愕的是,2018年7月4日,海航集團官方微信發布訃告稱,海航集團有限公司聯合創始人、董事長王健,在法國公務考察時意外跌落導致重傷,經搶救無效,于當地時間2018年7月3日不幸離世,享年57歲。

  王健去世時,海航集團官網信息顯示,海航總資產達1.6萬億元,境外總資產超過3300億元,旗下境外企業數量45家,上市公司11家。

  當時,外界陰謀論盛行。陳峰2018年11月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他(王健)去世當天,我飛去了法國,親眼看見,一個小坡上的一個百年教堂,教堂外邊的一堵墻就十多米,下面全是石頭。他喜歡冒險,他要照相,不然他不能掉下去,就這么簡單。”

  值得一提的是,王健去世前一個月,陳峰之子陳曉峰被任命為海航集團董事長助理。陳峰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提及此事,稱他對于提拔一事并不知曉,王健沒有同他商量。

  陳峰甩賣3000億資產仍未脫困

  王健去世后,陳峰重新出山,海航再次進入陳峰時代。

  " 被退休 " 的陳峰反思了兩年。他向獸爺說,年輕人如此狂妄和放肆,也有他自己的放縱之責。復出第一件事,就是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建立董事長辦公會集體決策;接著為一大批之前被清洗和處罰的干部恢復榮譽。

  陳峰做的另外一件事,是賣資產。據21世紀經濟報道,陳峰接手后,開啟了海航賣賣賣模式,4個月累計完成近3000億元規模的資產出售。其中包括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主要城市的辦公樓、商業和住宅物業。同時海航還要堅定不移的處置與航空運輸主業不相關的資產。

  2019年11月,鳳凰網財經《封面》發布對陳峰的專訪。陳峰介紹了海航的自救方案,海航一年多已經賣了3000多億,這種賣資產規模全世界(海航)數第一號;第二個就是債務重組,再有債轉股,還有以股抵債、以資抵債,還有合作經營,幾種方式多方才能夠解決,應該說是一個綜合的方案。

  但海航危機并未解除,2019年12月,雷達財經收到報料稱,2019年1月,海南航空發布春招簡章,自費學飛公司擔保貸款,日后以工資扣除的形式償還。直至8月,海航以貸款無望為由將招來的200人下分到子公司,春招政策不變,其中96人選擇海航旗下的北京首都航空。原本首航承諾兩周內給郵件消息,學員們等到12月份,卻被通知自費全額支付培訓費并新增面試英語測試等關卡。

  陳峰在2020年新年致辭中專門坦承了海航的資金短缺,包括工資的遲發和推后緩發等情況。他還表示:2020年是海航化解流動性風險的重要一年,會迎來化解流動性風險的一個大轉折點。

  雷達財經獲得的一份海航集團債券報告顯示,2019年上半年,海航集團營業收入2664.65億元,虧損35.2億元。公司總資產9806.21億元,總負債7027.16億元,凈資產2738.94億元。

  然而,令海航措手不及的是,武漢新冠疫情爆發。以海航集團旗下所有航空公司在2月16日營運為例,當天共執行班次406班,總客運收入只有2797萬元。而疫情爆發前,僅海航控股一家公司平均單日營收最低時也有超過8000萬。

  海航的凈資產變現并不容易。2月19日下午,一條傳言悄然傳播,稱深陷債務旋渦的海航將被地方政府“接管”,甚至稱海航集團旗下幾家航司“分拆”給包括國有三大航在內的國內其他航企。

  接管風波中,陳峰前往一線視察。據海航集團官網,2月20日下午,海航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陳峰深入工作一線,調研疫情防控工作,檢查生產恢復情況,并慰問了奮戰在疫情防控一線的干部員工,要求全體海航人要守土有責、守土擔責、守土盡責,切實履行好海航集團應盡的社會責任和公共運輸。

  2月29日,海航在官網發布消息,海南省人民政府牽頭會同相關部門派出專業人員共同成立了“海南省海航集團聯合工作組”。聯合工作組將全面協助、全力推進本集團風險處置工作。

  海航還在2月28日、2月29日改選了部分董事。改選后的董事七名,分別為:陳峰、顧剛、李先華、譚向東、任清華、陳曉峰、何家福。選舉陳峰擔任董事長、顧剛擔任執行董事長、李先華擔任副董事長。同時,董事會決定分別聘任譚向東擔任公司CEO(首席執行官)、任清華擔任公司聯席CEO(首席執行官)。

  華夏時報分析認為,海航“大戲”接近終局,地方政府介入后,變身國資進入倒計時。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比利亚雷亚尔VS巴伦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