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武漢百步亭萬家宴的背后,是資本企業在草菅人命

2020-02-13 19:15:17  來源:章北海的自然選擇  作者:章北海
點擊:    評論: (查看)

  百步亭曾經是武漢市最耀眼的創新社區治理案例。2004年,這個巨型社區曾經受到國級領導的檢閱。

  2009年,根據長江網的新聞,萬家宴得到了新聞媒體的廣泛關注,央視幾年來跟蹤報道新華社,人日,光明等央媒年年報道。

  2020年的萬家宴,是百步亭萬家宴的第二十個整年,在過去的20年,有一種力量維持著這場盛宴,直到一場流行病,戳破了皇帝的新衣。

  在安居苑55棟樓里,33棟出現發熱病人;百合苑共36棟樓里,17棟出現發熱病人。

  安居苑的發熱告示

  百步亭本身就不是一個正常組織

  在中國的行政區劃體系里面,比區更小的一級單位是街道,街道辦負責了基層居民的大多數組織,比如基層文化,殯葬,和調解等等工作。

  但百步亭沒有街道辦,這樣一個聚集了十三萬人的超大型區域,人口相當于一個縣。

  而這個人口多達一縣的社區,直接掌握在百步亭集團,一個資本企業里面。

  百步亭集團

  從事貿易和房地產

  整個行政架構中沒有一個公務員編制,高層均是百步亭集團的人員。社區委員會,管理委員會,居委會,物業公司和業主委員會,居然全套是同一班人馬。

  它又代表基層政府,又代表自治組織,又代表業主利益,然而最終它的性質是一個資本企業。

  從未有過的統一帶來的從未有過的控制能力,百步亭社區榮譽得了一籮筐,能拿的獎項拿了一遍,全國先進組織,全國紅旗單位,全國標兵,全無毒社區……

  但一場肺炎揭開了這場鬧劇的面紗。

  百步亭可以自己組織各種活動

  分發各種榮譽

  盡管它是一個企業

  根據能查到的消息,百步亭集團實際控制人,也就是社區的最高領導,是公司董事局主席茅永紅。

  上個世紀90年代搞房地產開發的茅永紅,不光滿足于蓋房子賣房子,還直接用公司的名義組建物業和居委會參與社區管理。

  在這個十幾萬人的集團,一切權力都歸于百步亭企業,而不是歸于人民。

  正是這個企業,造成了今年百步亭萬家宴的悲劇。

  茅永紅

  百步亭實際掌控者

  《經濟觀察報》報道在萬家宴舉辦之前,社區基層工作人員向上級領導提過意見,重新考慮萬家宴是否如期舉辦,但意見最終沒有被采用,萬家宴如期進行。

  結果你們也看到了,大規模的的交叉感染,百步亭就此陷入疫云。

  那為什么百步亭社區的有關領導要堅持萬家宴?為什么不重視基層員工的意見呢?

  楚天都市報頭版頭條

  當時全國罵聲已經一片了

  原因就在于百步亭是一個私營企業,想要維持自己的特權,就必須竭盡全力媚上,盡全力表演。

  最基本的常識,當有傳染病出現,官方已經不否認人傳人的時候,不應當有群眾大規模聚集,這無異于草菅人命。

  但百步亭必須搞萬家宴,這是它的生命線,不搞就意味著自己跌落神壇,不搞就意味著自己不夠優秀,不搞就無法維持自己私營企業掌握權力的合法性。

  不搞,就無法維持這樣一個畸形的國中之國,資本壟斷之下的利維坦。

  表揚一個官員

  這對我來說還是頭一次

  根據《經濟觀察報》報道,社區怡康園小區800戶居民的一個網格,就有近40例確診和高度疑似。

  這比武漢的平均感染率足足高出8倍

  輕政府,重企業,讓資本接管一切,管委會、居委會、街道,全部都是百步亭集團的員工。

  政府與黨組織退場之后,他們建設,他們控制,他們失控,領導跑路。

  百步亭員工都是私營雇員

  沒有組織領導

  誰為人民服務?

  在患者求助區,你可以看到許多百步亭社區的求助,這是資本控制下的百步亭媚上瞞下的惡果。而在疫情擴大后,那些得利者早已不見蹤影。

  管委會、居委會、街道,全部都是百步亭集團的私有員工,,很難和基層政府該有的責任心和服務意識相比。

  百步亭的失控,從一開始就已經注定!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比利亚雷亚尔VS巴伦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