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疫病變“窮病”:資本主義的標準騷操作

2020-03-01 10:49:39  來源:烏有之鄉思想  作者:寒徹
點擊:    評論: (查看)

  “如果一個單純的血液測試和鼻拭子檢測就需要3270美元,他們怎么能期望普通民眾為消除人與人之間傳播的潛在風險做出貢獻呢?”

  美國《邁阿密先驅報》26日報道,名叫奧斯梅爾·馬丁內斯·阿斯庫埃的美國男子接到了3270美元(人民幣約2.29萬元)的賬單,扣除能夠獲得的有限的保險賠償,他個人將需要支付1400美元。

  截至2月27日,美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病例60例,美國衛生部門官員要求有流感類似癥狀的人進行病毒篩查,然而進行檢測需要花費幾千美元。

  當醫生要求阿斯庫埃進行CT檢測篩查新冠肺炎病毒是,他擔心“我口袋的錢根本不夠,”“先做一個(流感)血液測試,如果為陽性,就放我走。”

  阿斯庫埃在一家醫療器械公司工作,年收入5.5萬美元,相對于美國3.6萬美元的人均收入,并不算是最貧困的群體。

  此前,一則“近七成的美國人存款不足1000美元”的報道傳入國內,舔美媒體以美國人均可支配收入2萬多美元來反駁這一報道。

  然而,不可回避的是,一方面這個可支配收入只是一個平均值,在貧富差距巨大的美國,平均值沒有絲毫意義,對這一點聽慣了“人均工資增長了多少”的中國工薪階層深有感觸;另一方面,美國是一個高度發展的資本主義社會,借債度日是大多數人常態,這個可支配收入更多地要為前面的消費埋單。

  不足1000美元的存款對于大多數美國人民而言,是真正可以自由支配的閑錢。高達三千多美元(即便平民醫保能報銷一半)的核酸檢測費用,就足以將很多疑似患者拒之門外,好在大多數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感染者都是輕癥或者無癥狀……

  把疫病變成“窮病”,不檢測自然也就不會有確診數據,自然也不會有大量患者去沖擊、“檢驗”美國“先進”的醫療系統。而美國的小弟——日本、臺灣等地的做法也是如出一轍:

  自從日本出現新冠肺炎病例,日本政府所采取的措施,顯得不夠積極主動。網友曬出自己的經歷,普通感冒發燒,到醫院是不接診的。如果不是重癥,也不會做新冠肺炎檢測。日本政府建議輕癥者居家靜養,只有重癥患者,才有機會得到醫院接診。

  在臺灣,發現病例之后,為了保護診所及醫院的名譽,免得收入下降,就診場所和路徑全部保密。以至于只檢出了家庭傳播,臺灣網民笑稱該病到臺灣變成遺傳病。

  中國嚴格的管控措施為全世界爭取了一個多月的準備時間,然而,疫情襲來,日本、韓國、美國立刻顯現出醫療資源的緊張,美國政府更是直到現在才向國會申請撥款添置醫療物資。“吹哨人”到了美日韓等國、臺灣地區的表現如出一轍,這說明,為了政績的官僚和為了選票的官僚都不會真心為人民服務。

  不檢測=不確診,這比隱瞞疫情更加惡劣。

  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曾于2月14日稱,“流感季”的一些病例尚未確定病毒類型,其中可能存在新冠病毒感染。

  美國疾控中心發布的數據顯示,從2019年9月29日至2020年2月15日,已監測到全美共有2900萬流感病例,1.6萬人死于流感。美國CDC監測到全美共有2900萬流感病例,但僅28萬人接受住院治療。

  美國疾控中心在其網站上提醒民眾,在流感季到來前注射流感疫苗,如果生病了待在家中自我隔離;重癥和高危人群可聯系就診治療。而如果沒有醫療保險,流感疫苗也需要支付幾十到上百美元。

  美國的新型冠狀病毒疫苗也在研制過程中,但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部長Alex Azar在國會聽證會上指出,即便有了疫苗他們也不能保證所有美國人都負擔得起。

  “我們無法控制價格,因為需要私營機構的投資。控制價格的話,我們就研發不了了。”很顯然,在傳染病爆發期間,這種態度不僅使窮人更難獲得具有保護作用的藥物,而且會使每個人都處于危險之中。

  諷刺的是,美國政府剛剛向國會申請了至少10億美元,用于資助私營藥企研發新冠病毒疫苗和療法。美國網民炮轟這是“成本社會化,利益私有化”。

  眾所周知,政商旋轉門是美式資本主義的典型機制。精英階層出則為商,入則為官。“旋轉門”背后,資本與政治深度勾結的腐敗黑幕重重,醫藥公司同樣不例外。

  2004年,美國強生公司因違法銷售藥品、向醫生及藥商提供數百萬美元回扣而遭受調查,“毫無顧忌地拿社會上最弱勢的群體——孩子、老人和殘疾人的健康冒險”。案件調查持續了10年時間,政商旋轉門形成的政商利益結合制造重重阻撓。最終在民眾的壓力之下,強生被處以22億美元的罰款。

  2007年,邁克·摩爾的紀錄片《醫療內幕》(Sicko)上映,該片揭露了美國醫療保險制度所司空見慣的黑暗一面,再一次粉碎了美國統治階級靠主流媒體和文化霸權所打造出來的“美國夢”。

  作為世界上最富有且最強大的國家,美國卻是唯一沒有全民醫保制度的國家,醫療保險是私人財團買賣的商品,保險公司、制藥公司、私營醫院在私有化和市場化的醫療制度下賺大錢,但是很多窮人卻因為買不起昂貴的醫療保險而被否決了獲取醫療服務的基本權利。

  一個手術動輒幾萬、幾十萬美元。不想傾家蕩產就要買商業保險,醫藥費越貴,商業保險賣得越好。商業保險買的時候不便宜,理賠的時候難——保險公司用各種理由拒付、追繳保險金,拒絕為必需的醫療項目支付賬單。醫藥公司利用政治捐款買通議員,通過對其有利的法案,一瓶在古巴賣5美分的同類型哮喘藥可以賣到120美元。

  2010年,奧巴馬沖破利益集團的重重阻撓,廢了九牛二虎之力通過了醫改法案,但仍有5%的人無法享受全民醫保。希拉里在競選美國總統前,為了增加自己的民眾支持,繼續推動奧巴馬的醫保法案,但她很快發現投靠醫藥公司更加有利可圖,于是便同她昔日的商界敵人握手言和,坦然地接受他們的政治獻金……

  資本把醫療等生活必需品變成了商品,借以榨干所有的居民。好的醫療服務成了富人的特權,窮人連最基本的權利都得不到保障。這就是資本主義私有制的殘酷真相!

  新冠疫情災難之下本應全世界人民團結起來,不分種族、不分膚色,團結一致共同抗疫。然而,筆者卻絲毫不懷疑美國的醫藥資本集團會把新冠疫情當作一次大發橫財的機會。畢竟,資本集團是前科累累的。

  2005年,一場卡特琳娜颶風幾乎推平了新奧爾良的公立學校和醫院。當新奧爾良的居民還沉浸在災難的恐慌、無助與茫然的時候,資本集團以軍事般的速度開始了私立學校和醫院的建設;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海堤修護和電力網恢復進展遲緩。

  颶風災害之前,教育局管理123所公立學校,現在只剩4所。在颶風前,新奧爾良有7所特許學校,現在則有31所。新奧爾良的教育過去由一個強而有力的工會代言,現在工會的合約已被毀棄,4700名教師會員全遭解雇。

  公立醫院和學校是美國當局在共產主義陣營的道義碾壓以及民權運動的壓力之下慢慢積累起來的。盡管里根政府早在80年代就開始鼓吹所謂的新自由主義,然而,颶風災害之前,新奧爾良的教育、醫療私有化卻因為民眾的強烈抵制,進展遲緩;一場天災便給大資本賜予了良機。

  此次新冠疫情,我們已經見到了美國政府對醫藥資本的利益輸送,不知政商旋轉門還會玩出什么新花樣。

  包括醫療制度和疫情響應制度在內的美式資本主義制度,一直是我們國家某些人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不斷吹捧、神化的對象,彷佛那就該是我們的彼岸。筆者文本所指出的問題,他們依舊會繼續無視或狡辯。

  這次武漢疫情,我們見到了集體主義觀念下的一方有難、八方支援;見到了社會主義免費醫療下方艙醫院里的歡聲笑語;見到了曾在計劃經濟時代有過的口罩價格管制和憑票購買……而前期的失序恰恰是某些官員背離為人民服務的宗旨造成的。

  有了內外、正反兩方面的對比,還不知道該堅持什么、反對什么嗎?

  親愛的同胞啊,切不要再被資本主義的衛道士和資本的乏走狗們忽悠了。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比利亚雷亚尔VS巴伦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