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最新爆料 | 離漢返京黃女士:她是誰?從哪來?到哪去?

2020-03-01 08:39:23  來源:紅色依依  作者:紅色青年白依依
點擊:    評論: (查看)

  武漢已封城一個多月,封城意味著不能外出。

  可如今,一位從武漢進入北京的黃姓女子卻打破了人們對封城的認知,不禁讓人想到了那三大哲學問題:她是誰?她從哪來?她到哪去?

  1 她是誰?

  據已披露的信息,黃女士系武漢女子監獄刑滿釋放人員,是原宣恩水利水產局出納,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大肆侵吞國家財產,構成貪污罪而獲刑十年。

  她曾多次與領導、同事合謀,套取河堤恢復工程款、套取以工代賑大河飲水資金,套取小型農田水利項目工程款。共計貪污公款721720元,個人分得365120元。

  黃某英的辯護律師曾向南都記者表示,“她在恩施人脈很廣,原單位的小金庫就是她管的……有三套房。”

  據了解,黃女士出事之前就給女兒在北京買了房。

  由此也可以看出,黃女士并不是一個普通的出納,家境殷實、人脈極廣還敢于挖國家的墻角,像黃女士一樣的人恐怕還不是一個兩個,不知道有多少項目因被套走資金而產生降低材料費用、人工費用甚至拖欠工人薪資,成為豆腐渣工程的情況?

  黃女士后因服刑期間的積極表現被兩次減刑,于是刑期截止到2020年2月17日。

  2 她從哪來?

  2月18日正是黃女士刑滿釋放的日子,可獄警表示出獄前她就有了發燒癥狀,但是斷斷續續不穩定,也沒有確診。

  接到監獄通知后,黃女士的家屬去接人回家。家屬表示監獄一直讓他們把人家接走,但從未提過監獄爆發疫情的情況,直到他們在從武漢回北京的路上才得知該消息,這一消息是在2月21日發布的。

  2月22日凌晨2:00他們通過自駕車抵達北京,經體溫篩查后入住其家屬所在的東城區新怡家園小區7號樓。

  家屬向社區報告后,黃女士于2月22日20:10作為武漢進京人員被送至集中隔離點隔離觀察。2月23日19:00因發熱進行排查,2月24日被確認為新冠肺炎確診病例。

  在2月26日下午,北京市東城區崇外街道新怡家園社區居委會發布消息,稱小區有一武漢確診新冠肺炎患者進入。

  記者26日下午聯系了武漢女子監獄,可工作人員卻否認了近期釋放犯人,稱犯人都處于留滯狀態。然而湖北省監獄管理局26日確認,武漢封城期間刑滿人員仍然是正常釋放。

  隨后司法部牽頭成立聯合調查組赴湖北調查此事。湖北省司法廳也確認:黃女士系武漢女子監獄刑滿釋放人員。

  也就是說,黃女士確確實實是從武漢女子監獄被刑滿釋放的。那么此前監獄工作人員為何謊稱并無釋放人員呢?難道是為了掩蓋監獄爆發疫情,還沒有加以嚴格管控嗎?

  后來記者采訪監獄某獄警,他表示,最晚在2月10日他就了解到監獄內出現新冠肺炎感染的情況,并且有多名同事被感染。而司法部要求工作人員在外隔離14天再上班,或許監獄并沒有落實到位。

  截止23日,武漢女子監獄確診病例已達到279例,目前已有多名干部被免職。

  除了工作人員防控不到位之外,對刑滿釋放人員的防控更是存在極大漏洞。

  黃女士并不是封城期間唯一一個離開武漢的人。

  湖北省黃岡市蘄春縣公安局官微“艾都警事”2月11日發布消息,一名重刑罪犯刑滿釋放,當天中午監獄部門將王某送至高速路口,再由八里湖派出所民警驅車將王某送回漕河家中。

  長江日報報道顯示,2月13日晚9時至2月14日零時,武漢市洪山區人民法院兵分兩路,奔赴漢川和大冶,將三名外地刑滿釋放人員安全送到家。

  以上兩例均是因為武漢封城,實行交通管制,經有關部門協調后將刑滿釋放人員送回家的。

  也就是說,武漢封城,并不是密不透風的,最起碼在刑滿釋放一這塊不是。

  我們只知道黃女士是乘私家車進的北京,那么這輛車有沒有進過武漢,如何進去的,又如何出來的?

  如果這輛車沒有進去過,那么又在什么地方接到黃女士的,又是誰從監獄送走黃女士的?

  實行封城的目的就是要外防輸出,可如今黃女士的離漢返京卻讓公眾不得不質疑武漢的防控措施是否嚴密。究竟是黃某有門路,有特權,還是監獄本身的防控漏洞?使得本該在武漢就被隔離的黃女士能夠一路亮綠燈直達北京。

  其實,在這個特殊時期,對于刑滿釋放人員應該在當地進行妥善安置的隔離措施,而不是一味地按照從前的條例處理。更何況是已經出現了發熱癥狀的人員,監獄第一時間不是采取隔離觀察,反而是叫家屬來把人接走,并且還不向家屬說明監獄內的情況,這不是隱瞞疫情,推脫責任又是什么?

  妄想著只要人不是在監獄這里確診,自己就沒責任了?做夢!

  湖北省委S記已經作出批示,要迅速查清事實,依紀依法嚴肅處理,及時回應社會關切。

  此事,公眾最大的期望就是,不論涉及到誰,都要一查到底!

  否則武漢這個基本盤沒抓好,全國的防疫措施都將受到嚴重威脅。

  3 她到哪去?

  武漢從1月23日起即封城,黃女士卻在疫情防控最近吃緊的階段,離開了被封的武漢去到了北京。

  從武漢到北京,1000多公里一路上要經過河南,河北,北京3省市,如果開車至少要花14個多小時。而在這14個小時內,黃女士究竟有沒有發燒?有沒有被檢測出來發燒?

  各個高速路口,各個測溫卡點,究竟有沒有工作人員玩忽職守,隨意放行,或者被領導打過招呼要求放行黃女士的車?這一系列問題都是未知的,同樣是公眾迫切希望知道的。

  如今各個城市都逐漸在通過城市一碼通,對本地和外來人員進行管控。居民通過填寫個人實名信息來生成一張屬于自己的“二維碼”,上面會顯示不同的顏色。

  持紅碼者需要進行醫學觀察和隔離,持黃碼者不建議出入人員密集場所和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但可以出入居住地和復工地,持綠碼者可正確佩戴口罩自由出行。

  不光是個人有專屬二維碼,當車輛需要走高速通行時,同樣需要申領一個專屬二維碼,以便配合防疫檢查工作。

  那么,黃女士一家人是否已經通過此方式如實填寫信息呢?是否在一路上通過此方式通行了呢?

  如果沒有,是否說明這樣的專屬二維碼也不能完全避免重疫情地區的外來人員進入?那么黃女士一家究竟是通過什么方式正當進入的呢?

  這是否也表明,我們在交通管制上還存在防疫漏洞呢?

  在跨過重重關卡后,黃女士也順利進入了小區,從新怡家園物業處得知的消息來看,家屬在出門前就已經開好了出門條,在22日凌晨回來時物業工作人員也進行了體溫測量。

  也就是說進入小區時黃女士并沒有發燒的情況,而且居委會人士稱只有黃女士一人從武漢歸來且未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初步判斷隨行家屬未到過武漢。并且有知情人士稱,黃女士是由家屬在高速路口接回來的。

  從物業、居委會和知情人士的表述中可以判斷,或許黃女士是在出了武漢的高速路口被人接走的,并且一路沒有和除家屬外的其他人接觸,而且測量體溫時恰好沒有發燒。這樣一來,或許才能勉強解釋黃女士為何能夠一路綠燈進入北京。

  然而,目前沒有確切消息表明黃女士究竟是在哪個高速路口被接走的,以上解釋只能是根據已有信息做出的猜測。

  公眾,需要一個真相。

  領導層,更需要面對真相背后的漏洞。

  追究相關責任人,把人情、權利和利益狠狠地剝離出去。

  此事事關戰“疫”成敗,不容任何閃失!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比利亚雷亚尔VS巴伦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