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哪有什么“Fair Play”?從孫楊被禁賽八年說起

2020-03-01 08:39:31  來源:烏有之鄉推文  作者:庚言
點擊:    評論: (查看)

  2月28日下午5點,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宣布了此前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訴中國游泳運動員孫楊和國際泳聯(FINA)一案的仲裁結果,從今天開始孫楊將被禁賽8年。

  這個結果其實并不意外,這不是先入為主的臆斷。

  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和世界反興奮劑機構都是總部設在瑞士的所謂的國際中立機構。瑞士這個所謂的永久中立國在二戰期間便臭名昭著,不僅向軸心國出口軍火,收購和保管納粹黃金,而且還可能參與了納粹對猶太民族的大屠殺。

  2016年,俄羅斯田徑和舉重遭到國際奧委會禁止參加里約奧運會的處罰。這讓俄羅斯人非常氣憤,他們使用黑客技術入侵了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的數據庫,發現了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的秘密——一份多達40名運動員的“興奮劑白名單”,在興奮劑檢測方面享有“特權”,這份名單中歐美運動員占多數,其中英國和美國的運動員更是占了一半多(23個)。

  CAS和WADA的傾向性可見一斑,他們給英美等國運動員特權的同時,自然也就會給在意識形態上與美國對立的中俄等國運動員“特殊關照”。

  我們不妨回簡單顧一下孫楊事件的前因后果。

  2018年9月4日,在一次賽外興奮劑檢查中,孫楊對IDTM公司檢查人員出示的資質證明存疑,此次檢查最終未完成執行。當時,包括血檢官、尿檢官在內的三名工作人員均無法提供IDTM公司對此次檢查的授權文件;血檢官和尿檢官均無法提供反興奮劑檢查官資格證明,且血檢官無法提供護士執業證;事后,三名工作人員還在檢查報告中蓄意捏造事實污蔑孫楊。

  2018年11月19日,國際泳聯就此事在瑞士洛桑舉行聽證會。

  2019年1月3日,國際泳聯反興奮劑委員會做出裁決,在決定中說明:IDTM在2018年9月4日執行的興奮劑檢查是無效的;依據國際泳聯反興奮劑規則第2.3條和2.5條規定,孫楊先生沒有興奮劑違規行為。

  2019年3月12日 ,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就此事上訴至國際體育仲裁法庭。

  2019年11月15日,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在瑞士蒙特勒舉行世界反興奮劑機構訴中國游泳運動員孫楊和國際泳聯案的公開聽證會。參與興奮劑檢查的三名檢查人員根本沒有出席當天的聽證會與孫楊當面對質。

  2019年7月26日晚,孫楊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國際泳聯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我沒有任何違規,一個沒有證件的檢查官來檢查你,血樣、尿樣被帶走了,如果過程中發生篡改,我連說理的機會和地方都沒有,我的行為是在維護每一位運動員的權益,也是在維護我自己。我堅持到現在不應該接受這樣的侮辱和詆毀。”

  這個事件明顯是WADA違規操作在先,有WADA蓄意針對俄羅斯運動員的惡例在先,孫楊在采訪時表達的擔憂并不多余。

  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對孫楊的裁決是極其卑劣無恥的,充分暴露了西方所謂的第三方機構客觀中立的虛偽面目。CAS起初作為國際奧委會的一個下屬機構,于1984年6月在瑞士洛桑成立,由國際奧委會提供經費支持。1994年,CAS進行了改革,成立國際體育仲裁理事會并開始接受社會的贊助,開始廣泛涉足包括奧運賽事之外的其他國際性體育賽事。對于CAS的贊助方,西方媒體均是諱莫如深。

  CAS的這場改革發生于蘇東劇變之后,其背景與奧運會轉播權的變遷存在這某種相似性。1992年之前的奧運會轉播由主辦國全權負責(拍攝、剪輯、編輯,控制第一手畫面),但1992年之后,這一控制世界話語的驚人權力并未經過奧運參與國的投票和選擇,悄然落入了一家公司手中,這家公司就是總部設立在瑞士的“奧林匹克廣播服務公司”(OBS)。

  1992年,恰恰是蘇聯解體不久,東方陣營崩塌,世界話語被統一之際,這難道只是巧合嗎?

  沒有人知道OBS公司掌控人的真實面目,只知道它的注冊地在瑞士,標榜著“非政府”、“獨立”。這家公司一面通過售賣轉播權大肆撈金,一面絕對控制了奧運話語權,第一手畫面由他們制作。里約奧運會孫楊奪金后第一個特寫鏡頭“恰巧”是這個俊秀男孩最不好看的角度(他牙齒不好,左側臉有一個角度在他激動張嘴時不好看),這難道是無意為之?

  當西方集團或者他們掌控的那些小國(諸如牙買加、肯尼亞)運動員奪冠時,奧運話語會聚焦在這些運動員身上,在情緒的渲染下,連老實巴交的中國人民都激動地為博爾特、菲爾普斯加油喝彩;而當中國或俄羅斯的運動員奪冠時,話語焦點很快會轉移到別的問題上,甚至開始骨頭里挑刺,引導觀眾質疑他們是不是服用了興奮劑。這正是OBS與西方那些公開的傳媒巨頭通力合作的結果。2008年奧運會中國在金牌榜超越美國之后,法國媒體直接關閉了獎牌榜。

  商業化的體育賽事讓體育與資本的高度結合,讓體育賽事成為西方資本巨頭吸金的利器;資本沒有祖國,但資本家有祖國,國家不僅僅是他們對內剝削壓榨的工具,也同樣是對外攻伐、殖民的工具。所以,不必懷疑西方的大資本會將體育賽事作為他們壟斷話語權,打壓異己國家與民族的工具。

  競技體育的“更高、更快、更強”,表面上是運動員的公平競技(“Fair Play”),傳播的是友誼與和平,實質上卻早已成為國力和國際形象的較量,統治者要通過賽場上“Yes, we can”向本國和外國民眾宣揚自身制度的優越性,西方強國對金牌的在乎,事實上遠遠超過了我們中國人。

  在這種情形之下,你還要相信西方人鼓吹的“Fair Play”嗎?還要相信國際體育仲裁法庭、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客觀性和中立性嗎?

  此外,還有諸多冠上世界或國際名頭的,所謂的“非政府”、“中立”機構——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國際法庭……它們不過是帝國主義對外施展軟實力的工具,它們對我們的關心、“指導”,都是包藏禍心的。

  當年迷信“Fair Play”的赫魯曉夫開了個頭,最后一直把蘇聯玩殘了。破除對它們的迷信,走自己的路,走正確的路,走社會主義獨立自主的發展道路才是正途。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比利亚雷亚尔VS巴伦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