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從作家方方的詭辯看“方方病毒”的狡猾

2020-03-01 10:17:18  來源:烏有之鄉  作者:從頭再來
點擊:    評論: (查看)

  每每想到一個六十五歲的武漢老太太方方,一個多月被封閉在小樓里,每天只能在黑暗的夜里發呆,眼里放出絕望和恐怖的光芒,然后帶著極其悲傷和憂患的語調,來向世界播報深處疫情重災區的武漢人民正在經受的苦難,確實能打動許多不知真相的人們的心,獲得大家的同情和追捧。方方老太太確實也有可敬的一面,明明知道有許多人在等著罵她,卻還要每天幾乎是以文字直播的方式在向整個世界播報武漢的實情。

  方方老太太心里也一直充滿了郁悶和不解,我只是在向外界播報我所知道的武漢真相,你們為什么有這么多人跑來罵我。于是她就一股腦地把這些人歸納為極左、腦殘、老狗、瘋狗等等,只想用口罩和防護服來隔絕自己。任由所有的質疑和怒罵聲像海潮一樣的涌起,她自巋然不動,依舊我行我素,因為她自己也找不到她真正被罵的根本原因。

  可是,作家方方怎么也包裹不住自己的真實身份,怎么偽裝也成為不了一個普通的武漢老太太,她早就是個被精英包裝起來的著名作家,是個幾十年來,一直染有和攜帶著“方方病毒”的超級傳播者。這幾十年來,被“方方病毒”感染的不計其數的精英分子紛紛奔向腐敗的天堂,一批一批的抓,依然是一批又一批前赴后繼的貪,一群一群的院士專家的換,一群一群的都不管用了,一批兩批的去是一樣的,將來換個三批四批的去,也是一樣的,只不過是換換名字罷了。因為這一批又一批的精英,大都已經被“方方病毒”感染侵害,毫無戰斗力。他們心中早已沒有人民的利益和社會的責任,早已只有自己的利益為上。致使大難當頭,我們的國家已經無人可用了。

  現在,作家方方又在以播報的文字飽含著大量的“方方病毒”,正在感染著更多的成百上千萬的讀者。形勢危急,誰能來阻截、圍堵“方方病毒”的快速傳播,也是我們面臨的一場更加艱巨的戰爭。所以,我寫關于“方方病毒”的系列文章,絕不是針對身處封城中的六十五歲的武漢老太太方方,而只是針對她身上長久以來攜帶著的“方方病毒”。

  作家方方攜帶的“方方病毒”,到底從哪而來,是什么樣的病毒。我在前面兩文《作家方方也是“病毒”的傳播者》和《“方方病毒”與“漢罵大嫂”》中已經簡單的說過,不再細說。作家方方不是“方方病毒”的唯一攜帶者,她只是那些感染了“方方病毒”的精英階層和改革利益掠得者的一個杰出代表,她和支持她的那些主編大腕,社會名流,和那些心中沒有人民的疾苦,只有研究論文和地位的院士精英們都是一樣的,他們都是一丘之貉,是利益共同體。雖然他們從事的專業不同,面貌各異,但是他們其實干得都是一樣的活,就是想方設法,擠破頭皮地成為社會精英,成為人上人,然后去享受精英特權。所以說作家方方的發聲不是她一個人的聲音,是代表著她們整個精英階層在發聲,所以得到他們的大力鼓吹和追捧,也就不足為奇了。

  看清了作家方方是什么人,我們就能知道作家方方在封城日記中到底是在為誰說話,就能知道她為什么有時思維混亂,胡言亂語,前后不一,甚至有些歇斯底里的瘋狂。她石破天驚的一聲斷喝“如要諂媚,也請守個度”,一下子震驚了所有人,吸引了世人的目光,也使道德的天平向她傾斜。這句話的含量很大,誰在諂媚?守什么度?誰來衡量這個標準?自然是頂著湖北省前作協主席光環,湖北文壇教母級人物作家方方這樣的精英人物,是那些擁有話語權的精英。它的鋒芒所指自然是一直在為體制唱贊歌,充滿正能量的人,以及各級正在一線和病魔搏斗的人。她這一句話,就把所有在前后方一起與新冠病毒戰斗的勇士們打得灰頭土面。

  正是搶占了這個輿論高地,才使作家方方的封城日記,以橫掃千軍的氣勢席卷而來。不管里面充滿了多少未經核實的虛假信息,也不管其中彌漫了多少失敗主義、消極主義和對抗疫組織者的猜疑情緒,廣大讀者都是不聞不問,趣之若鶩,如獲之寶,認為只有方方的封城日記描述的才是武漢真實的災情。在加上海內外精英分子的熱推,所以訊速走紅。可是由于作家只能封閉在家里,她得到的信息是有限的,不可能了解到整個武漢的抗疫實情。她只能用小說家的手法,以寫小說的語言,通過想象和感覺來片面的描述封城中的大武漢。她所描述的情況與真實的武漢實情相差太遠,這才是她挨罵的一個重要原因。

  作家方方現在使用的套路,其實是和改革開放之初,資產階級自由化泛濫的時候一樣。那些所謂的精英分子搶占了輿論高地,以片面的局部的現象來代替全局的真實歷史,以虛擬的文學作品的意想,來代替整個中國真實的社會,從而達到了自己的目的,全面顛覆了新中國前三十年建設的輝煌成就。他們以造謠抹黑的手段,攪亂了人們的視聽,從而大行其事,最終達到了自己的個人目的。

  作家方方攜帶的“方方病毒”在這次大疫當前,武漢封城中再次爆發,絕不是偶然的。是以作家方方為代表的整個精英階層和改革利益掠奪者共同呼應的結果。他們一致熱捧方方的封城日記,就是要借次機會,給公開要為已被打倒的地主階級喊魂的作家方方平反,也是要奪回新生貴族們,應該擁有的社會權利和地位。作家方方就是他們的出聲筒和發音器,是他們要達到自己目的的一個工具,也是他們向體制進攻的一個尖銳的武器,也是他們及時向抗疫中的中國政府和人民放出的一個冷槍。他們總是能在國家最危難的時候出來興風作浪,趁機發作,然后及時躲藏起來,暗地收獲勝利的果實。

  隨著中國政府和人民抗擊新冠病毒的人民戰爭開始取得節節勝利,散布“方方病毒”的作家方方也開始華麗變身了。她開始假惺惺的洗地漂白,見風使舵,從一個只會說“枉死者”、“染疫而死等于他殺論”、“遍地都是死者的手機”、“一天用完幾個月的死亡證明單”、“一個裹尸帶裝走幾具尸體”等等恐怖言論,轉變成一個會說“兩個絕對”、“檢驗你的只有一條:就是你對弱勢人群的態度 “天災面前,不要怨天尤人”,“天災只能盡力而為,誰也不欠誰的” “埋怨謾罵都沒得用的!”等等漂亮的語言。可是,無論作家方方現在如何詭辯,也無法改變她內心的本質,也無法收回她在抗疫最危急的時候造成的惡劣影響。這只能表明她攜帶和傳播的“方方病毒”是多么的狡猾。

  從此也可以看出,作家方方的節操和那些大難面前,跑到外國避難的明星們沒有什么差別。在災難來臨的時候,他們不是逃就是躲,等到勝利了,他們就會帶著漂亮的一副臉龐來收割勝利的果實。這不,抗疫戰斗還沒結束,作家方方已經獲得了“武漢之光”、“中國最后一個大家閨秀”、“真爺們兒”等等美譽,還有更多美麗的光環等待著給她加冕,就差給她塑像鍍金身了。好像最后戰勝新冠病毒的,不是全國千萬人民和一線的勇士,而是作家方方。她儼然從一個散布“方方病毒”的超級傳播者,轉變成救人治病的天使,轉變成治愈人民心靈創傷的圣母了。

  這一現象更加清楚的表明,作家方方傳播的“方方病毒”是多么的狡猾,多么的陰毒。“方方病毒”總是伺機而動,來去無蹤,變異之快,傳播之廣,影響之大,危害之惡劣,甚至是新冠病毒都無法比擬的。也說明“方方病毒”遠比新冠病毒更難識別,更難防御。

  從作家方方最近的日記中,她現在更像是一個愛嘮叨的武漢老太太了。從她的改變就可以看出“方方病毒”的狡猾和詭辯,這種見風使舵的本領,真的使人折服。真的希望作家方方能夠由此從一個作協主席轉變成了一個普通的老太太,可她是“方方病毒”的超級傳播者,幾十年來,她身上攜帶的“方方病毒”,實在是太多太重了,她還能治愈干凈嗎?“方方病毒”具有特殊的狡猾性和隱蔽性,它總是在最關鍵的時候,突然發酵出來,傳染一批人,然后又改頭換面的潛伏下來,等待關鍵時刻,又發酵出來,又去傳染更多的人。所有作家方方只有現在的詭辯是遠遠不夠的,遠不能消除她所帶來的惡劣影響。

  所以,在抗疫勝利后,我們有必要查清所有的真相,查清在大戰開始之際,在抗疫最關鍵的時刻,“方方病毒”的發酵及其傳播過程,這不是針對方方本人,而是針對“方方病毒”。因為“方方病毒”早就是禍國殃民的存在,讓大家及時認清“方方病毒”的危害,早做防疫,否則將來的危害只會更大。如果任由這個異常狡猾的“方方病毒”,在猖狂爆發后,又悄無聲息地潛伏下去,潛移默化地感染了所有的精英人士,那么再一次國難來臨的時刻,真的是國無勇士,再也無人可用了。   2020.2.29.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比利亚雷亚尔VS巴伦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