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后沙月光:孫楊遭禁賽八年!變味的體育,變態的輿論

2020-03-01 10:49:12  來源:后沙公眾號  作者:后沙月光
點擊:    評論: (查看)

  北京時間2月28日下午5點,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宣布了此前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訴中國游泳運動員孫楊和國際泳聯(FINA)一案的仲裁結果,從即日起孫楊將被禁賽8年。

  CAS表示,孫楊此前沒有充分的理由說明他為何破壞檢測樣本,但是之前所取得的成績依然有效。

  這說明:

  一,孫揚在興奮劑檢測方面是清白的。

  二,禁賽與興奮劑無關,“罪名”是不配合檢測。

  三,WADA對國際泳聯去年一月份的無罪裁決極為不滿,干脆親自操刀。

  18點42分,孫楊通過微博表示,堅信自己的清白,并委托律師向瑞士聯邦最高法院提起上訴。

  國際體育仲裁法庭今天的裁定,與其說是體育“最高法院”的終審結果,不如說是某種政治目的實現。

  從去年俄羅斯代表團被全體禁止參加東京奧運會到這次孫楊事件,上竄下跳的都是WADA。

  政治已令體育變味,WADA最大問題就是“雙重標準”。:

  同樣是陽性反應,如果運動員是美國,英國,澳大利亞等國,就可以憑著治療哮喘病等理由申請豁免違禁類藥物反應,非“民主”國家則很難通過申請。

  于是美國游泳隊,田徑隊,滑雪隊有了一群哮喘病人,人家是合法地磕藥,有免死金牌。

  清清白白的孫楊,卻因為一個說不清,道不明的“抗檢”罪名被重判八年禁賽,這也很可能意味著孫楊體育生涯的終結。

  隨著裁決結果而來的是輿論浪潮,一段文字被到處復制粘貼“希望大家能講證據,理性對待,國內報道從來不講WADA的證據和陳述,不愿意把漫長的庭審看完……偏信則暗”,或者就是意味深長的“禁賽也不是沒緣由的”。

  這樣的熱門評論在微博隨處可見,既殘忍又變態,仿佛有人在帶頭起哄,猛夸那把洋刀又快又準。

  有血有肉的中國人,誰都希望看到孫楊在奧運賽場與各國運動員一爭高下,勝負不論,盡力就好,現在卻連機會都沒有了,怎么讓人佛系得了?

  老于世故的網媒則不咸不淡地說:支持孫楊上訴,但這只是孫楊個人糾紛,無需激動。

  上訴?指望瑞士聯邦法院推翻CAS的判決?對于不屬于瑞士國內公共利益的案件部分,瑞士法官司法衡量是極為謹慎的,幾乎沒有可能推翻原判決,另外,還要考慮維護WADA權威性。

  孫楊也說了,上訴是為了讓更多人看到真相。

  澳大利亞媒體已經在彈冠相慶了,明天美國、英國媒體也會大作文章,畢竟這幾年它們為了制造輿論累壞了。

  2018年發生了什么?

  先說國際體育仲裁法庭上雙方觀點:

  孫楊方面:由于采集(血樣、尿樣)人員證明文件不齊全,孫楊不否認自己不配合檢查,而是整場檢查活動并未合法開啟。所以,杭州的采集行為不能稱之為檢查,只是與身份未明者的普通糾紛。

  WADA:本身是一次合法的檢查,但檢查過程中存在違規行為。在聽證會上WADA要做的就是要將程序上的違規行為納入合法檢查之中,只要仲裁法庭接受這種說法,孫楊的行為性質就變成了“暴力抗檢”。

  2018年9月4日,國際泳聯委托WADA的外包機構--國際興奮劑檢查管理公司( IDTM)準備在晚上10-11點采集孫楊的血樣和尿樣,三名工作人員來到孫楊住宅,孫楊得到通知,在規定時間趕回家中,接受“賽外檢查”。

  但那位尿檢官(DCA)穿著拖鞋、短褲、還拿著手機對著孫楊拍攝照片和視頻,既不專業也不嚴肅。

  孫楊認為此人只出示了身份證不足證明其得到合法授權,面對孫楊質疑,這些人又拿不出證明文件,孫楊表示可以待到天亮,只要合格證書送到。

  尿檢官卻堅持要立即采集尿樣,11點35分,孫楊接受了血檢官(BCA)抽血。同時孫楊給隊醫打電話,隊醫向浙江省反興奮劑中心副主任打電話,孫楊媽媽向中國游泳隊打電話,大家都認為在自稱是IDTM的血檢官和尿檢官授權文件不足情況下,不能讓他們帶走血樣。

  這樣,保安用小錘子砸碎了血樣的安全容器。三人回去后,報告了 IDTM,IDTM報告了國際泳聯。

  事后才知道,三人中的檢測官楊X柔,是通過私人關系找到了血檢官和尿檢官,血檢官是上海某醫院的護士,尿檢官是建筑工人。

  如果當時孫楊沒有警惕性,而讓他們讓樣本帶給IDTM,萬一有人別有用心怎么辦?而且這種可能非常大。

  如此不嚴肅的“檢查”為什么會發生?

  關鍵就在IDTM這家公司,它是要賺錢的,為了節省成本,他們不愿意從瑞典總部派人去全球檢查(飛機票、餐宿費等),而都是從當地招聘臨時工,像在中國是每小時300元報酬,一般是找護士,如果護士不夠,連建筑工人都能用。

  另外,臨時工就算可靠,為什么沒有授權文件?給不了紙質還給不了電子版證件?還是成本問題,因為背后涉及到招聘、培訓、考核、授權、制證等環節。

  IDTM之所以長期搞這種“偷工減料”的檢查,是因為各國運動員對WADA權威性的相信,以及對不配合藥檢的恐懼,這變成了不是規則的規則。

  WADA提供的只是一份集體授權文件,不寫明具體從事采集人員姓名,那么被采集的運動員,實際上是可以拒絕無法提供個人資質證明的采集行為。

  只是從來沒有人敢這樣干,孫楊是第一個拒絕讓他們帶走樣本的運動員。

  魯迅說過:向來如此,便對嗎?

  WADA卻認為向來如此,便是對的。

  2019年1月3日,國際泳聯聽證專家組對此事做出了裁定,拒絕了WADA申請的禁賽處罰。泳聯認為檢查人員違反了行為標準,孫楊反應是合理的,足以證明其無罪。同時警告孫楊的行為是愚蠢的,畢竟運動員抗拒檢查人員存在著非常大的風險。

  本來裁決過程是保密的,英國《泰晤士報》卻拿到了材料,并掀起了輿論攻擊浪潮,然后澳大利亞《星期日電訊報》公布了裁定書文本,后來發生的拒絕握手,霍頓辱罵等事件,都是輿論抹黑孫楊的一部份。

  WADA則向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提起上訴,把孫楊和國際泳聯一起告上法庭,這是一環扣一環的挖坑。

  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分普通庭和上訴庭,孫楊案屬于上訴庭,這是一起沒有先例的案子,雙方觀點上面已經提過。

  如果優先考慮運動員權益,那么判決將有利于孫楊,因為從程序上來說,是檢查人員無法提供身份證明文件在先,那么整場檢查就沒有開啟過。

  如果優先考慮反興奮劑機構權威,那么,一直以來都是這種檢查方式,大家都沒有極力反對過,說明各國都承認檢查的合法性。孫楊對抗個別人員違規行為,反而成了違法行為。

  現在他們認為,孫楊正確做法是:先配合完成2018年的杭州住宅賽外檢查,哪怕程序有問題,也得事后抗議,而不是當場抗拒。

  其實就是一場政治操弄,WADA就是某國的政治工具,孫楊當時配合后果會如何?不是這個坑,就是那個坑。

  真正傷害體育運動的不是興奮劑,而是反興奮劑機構的雙重標準,它們讓一些磕藥者“合法”地登上了賽場,卻把一些清白的運動員擋在賽場之外。

  輿論對孫楊也是極其不公平的,有人是抱著看笑話的心態在看,還故作高深,好像知道多少內幕似的。

  國聯泳聯在判決之前表示過,WADA的首席律師-美國人理查德.揚涉嫌利益沖突,不應當參與此案。

  要打敗孫楊,西方運動員正確的辦法是加強訓練,提高技術水平,堂堂正正的登上冠軍領獎臺。

  它們卻選擇了絆倒對手,甚至是打倒對手來奪取冠軍。

  同樣,它們對5G領域建設又何嘗不是如此?從不想自己如何發展提高水平,而是強迫全世界不要使用中國企業的5G產品。

  因此,說孫楊事件是單純法律糾紛的人,是不是很傻很天真?

  至于興奮劑本身,我想沒有人比美國人更懂興奮劑了。

  東京奧運如果成功舉辦的話,哮喘病人心殘志不殘的拼搏精神,將令人肅然起敬(惡心到家)!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比利亚雷亚尔VS巴伦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