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毛主席是如何洗刷“東亞病夫”的恥辱的

2020-03-01 10:19:44  來源:烏有之鄉  作者:耿來意
點擊:    評論: (查看)

  舊中國瘟疫肆虐,人家給起了個“東亞病夫”的外號。

  這個外號帶有羞辱性,人們很不平,也很氣憤,老電影里經常有這樣的情節,人高馬大的外國人擺擂臺,明擺著欺負咱,咱總有武林高手飛身跳上臺,幾經交手,把外國大力士放倒在地,霍元甲踢飛了金鐘罩,東方旭打翻了達得洛夫,快意人心,但這改變不了“東亞病夫”的事實。

  因為那時老百姓沒有醫療衛生的保障,傳染病、寄生蟲病等在民間流行,瘧疾、鼠疫、霍亂、天花、血吸蟲病、性病、結核病(俗稱癆病)等等等等,建國初期,僅血吸蟲病疫區就達200多萬平方公里,感染病人1200萬人,病人骨瘦如此,肚大如鼓,喪失了勞動能力。

  上世紀四十年代,一個在中國進行戰時采訪的美國美國記者西奧多.H.懷特寫了一本叫《中國的驚雷》的書,他在書中有這樣一段描述:“中國有一半的人不到三十歲就死。亞洲每個地方的生活都浸染著一些驚人的必然遭遇——饑餓、屈辱和暴力,不論戰時或平時,荒年或豐年,公路上或城市的街道上橫陳著人的尸體是很普通的事情。在上海,早晨在工廠門口收拾童工的尸首成為例行公事。”

  此時的毛澤東也曾寫下一首詩叫《憶重慶談判》,詩中寫道:“遍地哀鴻滿城血,無非一念救蒼生。”

  1960年4 月 13 日 晚上,毛主席在釣魚臺召集開會,他在會上說:“革命勝利,人家是相信的,建設方面人家不相信。你這么一點鋼,年產才一千三百多萬噸,看不起你是應該的。等我們年產一億噸鋼,看得起的看得起,看不起的也要看得起。其實這一肚子氣早已有了,一百多年來人家說我們是"東亞病夫"。中國處在一窮二白,窮者鋼不多,白者科學文化落后,這要記住。反華有好處,一可以暴露敵人,二可以使我們慪氣,憤怒不要表現出來,要變成力量。三年小變,五年大變,十年更大變。總而言之,人家是要看實力的。

  毛主席是怎樣洗刷“東亞病夫”之恥的?

  方針:

  醫療衛生體系為工農兵服務;預防為主;中西醫相結合;衛生工作與群眾運動相結合。

  措施:

  改善環境衛生狀況,發動公共衛生運動,消滅“四害”——老鼠、蒼蠅、蚊子、臭蟲,控制傳染源;

  建立以預防為主的基層組織,加強軟硬件設施建設,培訓醫務及公共衛生人員,在城鄉建立傳染病預防中心或防疫站,配置設施,防疫站同生產隊衛生站、公社衛生院以及其它醫療機構的醫務人員相互緊密配合,共同執行公共衛生計劃;

  動員群眾,發動群眾,提高群眾參與意識,調動群眾積極性,形成群防群治的人民戰“疫”大局面;

  建立合作醫療和公費醫療體系,在農村,從60年代到70年代的文革運動期間,合作醫療制度取得長足發展,相繼在很多人民公社建立起來,到1976年為止,大約93%的人民公社建立了合作醫療制度;在城市,建立公費醫療和勞保醫療體系,為城鎮居民提供基本醫療保障;

  大力發展赤腳醫生,半農半醫,就近服務, 到1978年,全國農村大約活躍著180萬赤腳醫生,平均在每個生產大隊中有3個赤腳醫生;

  降低就醫成本,國家在公共衛生服務上基本是免費的,1950年代初,開始實行全民免費接種牛痘和卡介苗,1960年代初,又逐步開始對脊髓灰質炎、麻疹、乙腦、白喉、破傷風、百日咳和結核病等展開免費計劃接種。控制藥品價格,大幅降低青霉素、鏈霉素、解熱鎮痛藥、維生素和地方病用藥等關系百姓利益密切的藥品的銷售價格,并逐步進行大幅降價,降價幅度最高達95%以上,最少也在50%以上,尤其1969年的降價涉及1200多個品種,占全部經營品種70%以上。

  1957年,霍亂得到有效控制;

  1958年,血吸蟲病得到有效控制;

  1959年,性病在中國絕跡;

  1960年,云南省西盟縣永西寨成為中國向世界衛生組織報告消滅了天花的最后一個地點;

  1964年,鼠疫在中國得到了完全控制;

  1970年代,瘧疾逐步銷聲匿跡;結核病發病率逐年下降,并基本得到了控制;

  借問瘟君欲何往?紙船明燭照天燒。

  1965年5月21日,毛主席重上井岡山,他從茨坪人民公社社員那里了解到,農村中還缺藥少藥,人們一旦生了病得不到及時、很好的治療,大城市里的醫院老百姓根本去不起。毛主席說:“是我們的工作沒有做好呢,主要是我,對不起鄉親們,以后,相信我們的黨會認真做好農村的醫療保健工作。”

  1965年7月19日,毛主席說:“北京醫院并沒有徹底開放…要開放,給老百姓開放。不要怕得罪人。這樣做得罪了一批人,可是老百姓高興。這批人不高興讓他們不高興好了。做什么事總要得罪人,看得罪的是些什么人,高興的是些什么人,老百姓高興就行……縣衛生院認為賺錢的醫療隊就好,不賺的,少賺的就不好,這難道是人民的醫院?藥品、醫療隊不能以賺錢不賺錢來看。”

  1965年6月26日,毛主席與一些醫務人員進行談話,他說:“告訴衛生部,衛生部的工作只給全國人口的百分之十五工作,而這百分之十五中主要還是老爺。廣大農民得不到醫療。一無醫生,二無藥。衛生部不是人民的衛生部,改成城市衛生部或城市老爺衛生部好了。”也就是在這個談話中,他提出要“把醫療衛生工作的重點放到農村去”。

  在之后的十年,醫療資源在中國大地上實現了重要轉移,醫療衛生的重心從城市轉向農村,城市醫院和醫學院在農村人民公社建立診所和地方培訓機構,并配備了相應的醫生。城市醫療中心和人民解放軍都派出了大批流動醫療隊奔赴農村,并要求所有城市醫療人員都要在流動醫療隊或公社的醫療中心所設門診輪換地去工作一段時間。1969年,培訓赤腳醫生計劃發展得很快并且已經系統化。到70年代中期,有上百萬的醫療輔助人員活躍在中國廣闊的農村大地上。

  “自從1949年后的新中國,在消滅和控制舊中國流行的傳染病和寄生蟲病方面、在建立一個過去從未有過的全國醫療系統方面都取得了巨大的進步。為了提高環境衛生和公眾衛生的水平,開展了以預防醫療為主的群眾運動,不久,政府就自豪地宣布說,新中國已經消滅了天花、霍亂、斑疹傷寒、鼠疫、麻風以及性病和吸毒等。結核病和大多寄生蟲病也被限制在了盡可能小的范圍內。國家花了大量資金用于醫療培訓和修建醫院,過去這些事情主要依賴于外國的慈善機構。在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的1949年到1957年間,建立了800座西醫醫院,病床從30萬個增加到90萬個。受過現代西醫培訓的醫生數量由1949年的4萬人增加到1965年的15萬人,還有17萬護理人員。”——莫里斯.邁斯納(美國威斯康星州大學歷史系教授)

  “1949年之后中國人民在健康狀況方面的改善在世界范圍內有目共睹:很多流行性疾病,如天花、霍亂、性病等得到較徹底的消除,而寄生蟲病如血吸蟲病和瘧疾等得到了大幅度的削減。平均壽命從1949年左右的35歲增加到了80年代早期的70歲。出生嬰兒死亡率也從1950年估計的約千分之二百五十減少到1981年的低于千分之五十。1980年,中國的平均壽命高于很多收入水平比中國高的國家。1960到1980年人民平均壽命的增長幅度在很大程度上超過了其它國家。世界銀行的一份報告對于中國衛生部分的討論直接稱呼中國的成功為‘中國第一次衛生保健革命’。”——臺灣成功大學教授陳美霞

  上世紀60年代末期,一位在中國的日本商人在了解了中國的醫療衛生事業之后,曾這樣說:“科學進步,醫藥方面的新發明,雖然各國都有,但是醫療衛生普及人民,在全國各地普遍展開防病治病工作,恐怕只有中國做得最徹底了。”——《參考消息》

  “中國從落后、破壞、饑荒、水災和瘟疫的廢墟上站起來,在短短的一些年里在農業和歷史、教育和公共衛生、征服宇宙和原子方面——還有在使集體和個人的道德臻于完善方面取得了非凡的進展。”——智利常駐聯合國代表卡薩努埃瓦在1971年11月15日第二十六屆聯大上歡迎中國代表團重返聯合國的發言。

  世界衛生組織有感于這樣偉大的成就,在1978年召開的、著名的阿馬阿塔(Alma Ata)會議上,將中國的醫療衛生體制推崇為世界范圍內基層衛生推動計劃的模范。

  毛主席早年上學的時候,有人給他起了一個別名“毛奇”,這不就是毛主席創造的奇跡嗎?

  一百多年來人家說我們是"東亞病夫"的時候,毛主席說可以慪氣,但不要把憤怒表現出來,要變成力量,他用二十幾年的功夫,帶領中國人民一番苦干,把“東亞病夫”的帽子拋掉了。

  當人家說你“東亞病夫”的時候,讓他說好了,地球那么大,人又那么多,你能一個一個去堵住人家的嘴嗎?毛主席說人家是要看實力的,讓人家閉嘴的最好的辦法是自己強健起來,而不是群情激憤,打嘴官司。假如毛主席帶領中國人民只顧跟那些說我們“東亞病夫”的人打嘴仗,而毫無實際行動,“東亞病夫”的帽子是摘不掉的。

  曾被世界范圍內推崇的中國醫療衛生體制,按臺灣學者陳美霞的研究,是《大逆轉》了。

  我們現在的國民疾病狀況也是非常嚴峻的,每天就有一萬多人確診為癌癥患者,我國的糖尿病患者有一億多人,心腦血管患者2、3億多人,各種精神疾病患者1億多人……不用關注這些數字,我們從身邊人、周圍人患病的情況就可以感覺得到,我們的整體健康狀況并不樂觀。

  你是個聰明人,人家說你是笨蛋,你也變不成笨蛋;

  你是個健康人,人家說你是病人,你也變不成病人。

  你又何必在意人家說什么呢?

  1945年,毛主席給王若飛的舅舅黃齊生寫信,說:“若飛寄來報載諸件付上一閱,閱后乞予退還。其中國民黨罵人之作,鴉鳴蟬噪,可以噴飯,并付一觀。”

  你看,這是何等的豁達?當人家罵我們“病夫”的時候,完全可以當做“鴉鳴蟬噪”的。然后我們埋下頭來,看看毛主席當年為我們建立起來的醫療衛生體制到底有什么獨到和可取之處,看看毛主席是怎樣把“東亞病夫”這頂帽子摘掉的,研究一下影響我們身體健康的根本原因是什么,研究一下仍在大量進口的轉基因食品跟多發的疾病是否有正相關聯系,研究一下怎么讓我們的人民喘的更安全,吃的更放心,醫的更有效。

  我曾在一篇文章里寫過一段比較有詩意的話:

  “新中國的醫療衛生事業起于荒蕪,興于艱難,它是那些從西柏坡進京趕考的學子們交出的一份答卷,這份答卷沒有什么華麗的詞藻卻賞心悅目,沒有什么濃烈的涂抹卻泌人心脾,沒有什么刻意的雕飾卻滿堂喝彩,沒有什么奇巧的闊論卻立意高遠,它就象從田野里走來的泥腿子一樣樸實無華,帶著青草的馨香,散著泥土的氣息,它是一棵春苗,蓬勃地生長在最廣闊的土地的每一個角落。”

  放在這里,表達對毛主席為中華民族洗刷“東亞病夫”之恥的景仰。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比利亚雷亚尔VS巴伦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