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朱樹松:曙光

2020-03-01 10:59:23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朱樹松
點擊:    評論: (查看)

  “庚子之歲……甚或傳疫癘,斃生難免多。”(2019年12月23日《庚子歲月鼠患多》)

  “此‘冠毒’肺炎之疫,大致于去冬冬至前后,爆發于武漢,速染于(2020年1月)大寒,遂廣及湖北,再繼人員流動,泛傳于大江南北,遍及全國。由于南濕北燥,桔枳有別,此疫毒起于江南,有地域適否。江南各地當急防范,恐庚子入春,冬溫春繼,或有蔓延拖時之虞。至于江北大致,因氣候制于病毒,自然幫扶,雖有染必大遜于江南。”(草于2020年1月23日,定稿于2月4日《對新型“冠毒”肺炎的一點認識》)

  “庚子歲秋,壅抑之陽,蓄勢待發,氤氳澎湃。迨及冬至,一陽再生,借機合力,精神郁勃。再至大寒,漸發天光,熠煜至翌年及年年矣。”(2020年1月20日《庚子之陽有天光》)

  筆者喜歡“于無字處讀書”,對疫情始終的判斷,已寫在幾篇文章之中。將其文章穿插互看,便可明了。如《認識》文:“大致于去冬冬至前后,爆發于武漢,速染于(2020年1月)大寒……恐庚子入春,冬溫春繼,或有蔓延拖時之虞。”已明起始、延時;再如《天光》文全篇以年概說,惟點出“庚子歲秋”,及其以后時段之事。與《認識》文穿插連讀,空白夏季。其空白乃筆者文章的玄機所在——疫情之終期。著文“計白當黑”,峰值拐點與終期盡隠于不著墨處,有心看文,即可揣摩出來,此兩時間在去年12月下旬寫《庚子歲月鼠患多》后就以筆者拙見推斷出來。但因預測的疫情過程時間較長,恐人不信,故未直述于文,惟以曲筆穿插婉寫,欲待事過再聯系起來講明。

  筆者曾多次說過:“預測的本質就是‘先’,先于事件之前才有其積極意義,才會對社會、對民族、對國家、對人類有其貢獻。”現距筆者預斷之“春分”還有27天,為不作事后諸葛,筆者將預斷說明于此文,以著墨填補關聯文章的“無字處”。

  筆者以為:此疫情前后將持續半年左右,(以疫源省、地為主,兼顧江南)真正的“拐點”(疫情最高峰值)當在“春分”前后,但下行緩慢,或呈波狀,戰疫全勝時間(疫情結束)將在“夏至”前后。

  黑暗即將過去,曙光就在前頭。

  (朱樹松·寫于2020年2月23日)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比利亚雷亚尔VS巴伦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