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歷史

遼寧王忠新:毛澤東真是無端迫害潘漢年嗎?——“潘汪會”的幾點疑竇值得澄清

2020-01-14 15:41:05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遼寧王忠新
點擊:    評論: (查看)

  一段時期以來,有些人總是熱衷污蔑毛澤東胡亂整人。可很多人的受“迫害”,真的都是特別“無辜”嗎?要維護毛澤東的歷史地位,就必須實事求是地還原毛澤東“整人”的真相。本文重新審視毛澤東批示抓捕潘漢年,其意義就在于此。

  一、毛澤東十分器重潘漢年

  潘漢年1925年秋加入中國共產黨,1928年在上海開始負責文化統一戰線工作,上世紀30年代初期負責做國民黨地方實力派的工作。“遵義會議”后,奉中央指示前往上海恢復白區工作及打通與共產國際的聯系。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主要從事上層統戰、國共談判、民主黨派、國民黨起義投誠等統戰工作。他是黨在白區統戰工作的重要領導者、指揮者和實踐者。

  1.毛澤東高度評價潘漢年的工作。上世紀30年代,潘漢年同福建十九路軍和廣東陳濟棠及同南京國民黨的談判,毛主席都是參與領導或直接領導。延安時期潘漢年發回的電報,毛主席都看過。潘漢年做的蘇德戰爭、太平洋戰爭爆發等情報,策反敵偽,開展統一戰線等幾項重要工作,中央都知道。

  1944年,潘漢年到延安參加黨的“七大”,到楊家嶺去看毛澤東。毛澤東正在看文件,見到潘漢年十分高興,兩人握手后,毛澤東順手從書架拿了一瓶酒,倒了一杯給潘漢年,并舉杯祝賀潘工作的勝利。這是毛澤東接見下屬絕無僅有的舉動,足見對潘漢年高看一眼。毛澤東對潘漢年在統戰工作等方面做出的杰出貢獻,在黨的第“七大”和其它一些重要場合(連同劉曉),都給予高度稱贊評價。

  2.毛澤東提名潘任上海常務副市長。中央剛進北平后,對潘漢年十分信任和器重,曾議論要潘漢年擔任駐英國大使。但1949年4月28日,正在香港負責黨的情報工作和統戰工作的潘漢年,接到中央社會部部長李克農簽發的從北平發來的電報,要潘漢年和夏衍、許滌新等三人,立即從香港趕赴北平,接受中央交給的新任務。

  潘漢年一行到達北平當天,李克農向他們交底:中央要他們參加即將解放的中國第一大城市上海的接管工作,未來的上海市長陳毅已來電催促他們走馬上任。李克農對他們說:中央幾位主要領導同志要親自分別接見他們,具體工作將由中央領導親自向他們交代。

  中央領導同志對于潘漢年等三人的工作安排,異乎尋常的重視。一周之內,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等先后召見了他們,聽取他們在香港工作的匯報,又對于他們即將去上海的工作任務作了重要指示。

  新中國成立后,潘漢年擔任中共中央華東局和中共上海市委社會部部長、統戰部部長,后由毛主席提名任上海市常務副市長,協助陳毅抓大上海,這個位置極其重要。從個人的發展看,自然程鵬萬里。

  二、某百科詞條介紹潘漢年被捕緣由

  既然如此,毛澤東怎么突然決定抓捕潘漢年?

  1.某百科詞條交代潘漢年被抓捕經過。某百科詞條,應該是比較權威和可信的詞條。在某百科詞條“饒漱石”的分條目“饒潘楊反革命集團”,對抓捕潘漢年這樣交代,原文轉錄如下:

  潘漢年是全國黨代表會議的代表,在會議上聽了毛澤東講到“與高崗、饒漱石問題有牽連的干部,本人有歷史問題,要主動向中央講請楚”。這對他震動很大,加之楊帆“反革命案”的發生,與他這個當時主抓上海社會治安的常務副市長有關聯,因此心理壓力更大。為了向黨表明心跡,4月1日,潘漢年找到上海市長陳毅,報告自己與饒漱石工作交往的情況。因為尚有一件重要事情涉及到饒漱石,同時這件事也是潘漢年隱藏多年的心病。那是1943年夏天,他從新四軍淮南根據地出發,奉饒漱石之命赴上海對大漢奸李士群進行統戰工作。到了南京,李士群一定要拉上潘漢年去見汪精衛。潘漢年從利于工作起見,經匆忙電報請示饒漱石后,去見了汪精衛。這件事他怕受到組織的誤解一直沒有向中央報告過。

  陳毅覺得這件事情不小,便寫成材料,直接送到中南海毛澤東處。毛澤東在看了材料后,大為震怒,認為潘漢年對如此重大的問題隱瞞多年,現在才被迫交待,盛怒之下提筆批示:“此人從此不能信任,立加逮捕!”

  2、對上述歷史背景的6點解讀。某百科詞條介紹潘漢年被逮捕的社會大背景及直接原因,需要有6點解讀。

  第一點:潘漢年參加的是什么會?潘漢年參加的是1955年3月召開的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會議。這次會議的議題是進一步討論發展國民經濟的第一個五年計劃綱要,進一步總結黨同高崗、饒漱石反黨陰謀活動斗爭的經驗,會議于1955年3月21日至31日在北京舉行。出席這次代表會議的,有中央委員和候補中央委員62人,全國黨的各級組織所選出的代表257人,毛澤東出席并主持會議。

  第二點:毛澤東會上講了什么?這次會議一項重要議題是解決高饒反黨聯盟問題,一些曾受高、饒影響,或與高、饒有過牽連的人,先后在會上做了自我批評和交代。毛澤東在會上講:

  “與高崗、饒漱石問題有牽連的干部,本人有歷史問題,要主動向中央講請楚”。

  毛澤東還特別講到:

  “會上沒有來得及講的,或是不能在會上講的,會后還可以再想一想,寫成材料;現在把問題講清楚,我們一律采取歡迎的態度;尤其是里通外國的問題,都得向黨交代,否則罪加三等。”“對黨若不忠誠,將‘罪加三等’”!

  這對潘漢年震動很大。

  第三點:潘漢年與楊帆什么關系?潘漢年一行于5月23日趕到華東局和三野領導機關的所在地江蘇丹陽縣,到車站迎接潘漢年一行的是時任華東局情報部長,又是即將解放的上海市公安局主要負責人揚帆。5月27日,潘漢年、揚帆隨華東局和新組建的上海領導機關趕到上海。潘漢年以軍管會秘書長和常務副市長的身份,全面挑起協助陳毅工作的重擔。在擔負全面接管的艱巨任務中,他又側重分管了十分棘手,又不容推辭的公安政法工作。而上海市公安局主要負責人揚帆,無疑直接在潘漢年領導下工作。

  上海解放初期的公安工作能取得公認成績,一方面充分發揮人民民主專政機關的威力,公開地嚴厲地鎮壓了一大批罪大惡極的反革命分子和民憤極大的流氓惡霸分子;一方面努力分化和瓦解一部分敵人,爭取他們中的一些人轉而為我服務。組織了一部分被稱之為“特情”的人員,協助公安機關開展工作。

  第四點:胡均鶴是何許人也?1925年胡均鶴經瞿景白介紹加入中共,曾任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中央委員會書記,1932年11月在上海被捕自首,任國民黨中央調查局總干事級調查員。1939年9月被汪偽特工逮捕,投靠汪偽任汪偽特工總部副廳長兼江蘇實驗區區長。

  上海解放初期,正是根據努力分化和瓦解一部分敵人的策略思想指導,上海公安局在揚帆的主持下,組建了一個名為“情報委員會”的機構。其成員多是從敵人營壘分化出來,并具有較高身份的骨干分子,以發揮提供咨詢和參與偵破的重要作用。而這個“情報委員會”的主任一職,就由胡均鶴擔任。

  這里特別強調一點,抗日時期潘漢年和胡均鶴有一段特殊聯系,當年他在策反漢奸李士群的過程中,胡是一個重要聯絡人。潘漢年見汪精衛,也是由胡均鶴牽線于李士群,由李士群拉上潘漢年去見的汪精衛,而胡均鶴正是由潘漢年介紹到解放區去投誠。

  第五點:何為楊帆“反革命案”?雖然在努力分化和瓦解運用各類反正人員時,公安部門經過一定審慎挑選,但敵人也在反利用我們。極少數表面投誠自首的特務分子,暗中受敵人控制,繼續與我為敵。1950年冬天,南方某省公安機關就發生一起被控制使用的“特情”人員叛變投敵的事件,造成比較嚴重后果。

  1951年初,公安部主要負責人到上海視察工作,就控制使用“特情”人員的隱患,對上海公安機關提出批評。1950年春天敵機空襲上海時,具體空襲目標究竟是“逆用臺”提供,還是“敵臺”提供,真假難斷。公安部主要負責人特別對建立“情報委員會”和胡均鶴任主任深表不滿。于是下令對這方面問題進行專門檢查后,對上海市公安局在利用反正人員參與鎮反斗爭工作中所犯的錯誤竟,得出了如下結論:

  “不管主觀上是否意識……客觀上實質上是重用、包庇和掩護了特務分子、反革命分子達3300多人。”

  于是對一些控制使用的“特情”人員重新逮捕,這里有個重要情節,作為牽線潘漢年于李士群見汪精衛的上海“情報委員會”主任胡均鶴,也被抓捕。

  第六點:潘漢年隱藏多年的心病是啥?1955年3月召開的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會議上印發的材料中,有涉及上海市公安局工作中的一些問題,毛澤東在談到高饒問題時,直接點了揚帆的名。潘漢年看了材料后,觸發了長期埋在心底的一件往事。這件重要事情涉及到饒漱石,也是潘漢年隱藏多年的心病。

  “那是1943年夏天,他從新四軍淮南根據地出發,奉饒漱石之命赴上海對大漢奸李士群進行統戰工作。到了南京,李士群一定要拉上潘漢年去見汪精衛。潘漢年從利于工作起見,經匆忙電報請示饒漱石后,去見了汪精衛。這件事他怕受到組織的誤解,一直沒有向中央報告過。”

  三、被動交代“潘汪會面”遭逮捕

  將這個歷史背景交代清楚,毛澤東批示逮捕潘漢年的歷史真相,基本浮出水面。

  1.潘漢年交代與汪會面有三點被動。一是在公安部主要負責人已布置將上海“情報委員會”主任胡均鶴抓捕,顯而易見,胡均鶴一定會交代出牽線潘漢年于李士群見汪精衛的事情。而事實上,胡均鶴已經交代了這段事情;二是全國代表會議上印發的材料中,有涉及上海市公安局工作中的一些問題,毛澤東還直接點了揚帆的名,潘漢年看了材料后,很有觸動;三是毛澤東在黨代會上勒令:現在如不把問題講清楚,“對黨若不忠誠,將‘罪加三等’”,更是對潘漢年重重地撞響了警鐘。

  2.潘漢年的交代讓毛澤東盛怒。經反復考慮,潘漢年在會議結束的第二天,便鼓足勇氣向中央寫了一份材料,將他和胡均鶴在抗戰時期有過的聯系,以及被強拉去會見汪精衛的經過一一作了交待,檢討了自己長期未向組織報告的錯誤。材料寫好后,潘漢年向出席本次會議的上海代表團團長陳毅,當面作了匯報,并請他將那份材料轉呈中央。陳毅覺得這件事情不小,將潘漢年寫的材料,直接送到中南海毛澤東處。毛澤東看了材料后,極為震怒,認為潘漢年對如此重大的問題隱瞞多年,現在才被迫交待,盛怒之下提筆批示:

  “此人從此不能信任,立加逮捕!”

  3.李克農作證潘漢年沒有叛變。我黨曾經開創了好幾條秘密戰線,其中有一條戰線特別出名,那就是潘漢年戰線。在抓捕潘漢年以后,我黨情報戰線的主要領導李克農,組織專人檢查了從1939年3月到1948年8月期間,潘漢年與中央情報部的來往文電檔案,并于1955年4月29日向中央寫了報告,對抓捕潘漢年提出幾個疑點,主要是潘漢年見過汪精衛后,黨的秘密戰線并沒有受到任何損失。建議中央進一步審查,只可惜中央沒有采納。

  四、潘漢年見汪精衛的幾點疑竇

  李克農作證潘漢年沒有叛變,這為潘漢年的平反提供重要支持。1982年8月中央正式發文,為潘漢年的冤案徹底平反昭雪。雖李克農旁證潘漢年沒有叛變,但對潘漢年見汪精衛的疑竇,卻沒法理清。

  1.潘胡的交往關系很深。其一、潘漢年和胡均鶴在抗戰時期有過聯系,但能被胡均鶴強拉去會見過汪精衛,這個聯系應該不淺;其二、1945年日本投降后,胡均鶴被國民黨當局判處徒刑關進南京老虎橋監獄,1949年初被國民黨釋放。胡均鶴經潘漢年介紹到解放區投誠;其三、上海解放后,胡均鶴被潘漢年任命為上海“情報委員會”主任。

  由此可見,潘漢年與胡均鶴的交往應該是長期的,也是很深的。后來指控潘漢年“重用、包庇和掩護”反革命,也不是空穴來風。

  2.會見汪精衛事關重大。可即使潘漢年沒有叛變,也沒給黨造成任何損失,那么,潘汪會見汪精衛僅僅是個人行為嗎?

  從某百科詞條看,潘漢年對會見汪精衛有兩種說法:一說是被胡均鶴綁架式見了汪精衛;一說是電報請示了饒漱石后,才見了汪精衛。這個電報請示了饒漱石的交代,迅速加大了“高饒問題”的性質,可饒漱石則矢口否認曾指派潘漢年會見汪精衛,也查不到潘漢年任何有請示饒漱石的電文資料。況且,潘漢年的秘密戰線工作直接受命中央,并不受饒漱石領導。

  再者,如果受饒漱石指派去見汪精衛,那秘密會見汪精衛的情況,潘漢年為什么沒向饒漱石匯報,而饒漱石派潘漢年進行這樣非同尋常的會見,為啥沒追問會見結果?由于潘漢年說出的“心病”,直接與饒漱石糾纏在一起,這讓饒漱石的問題升級成了“饒(漱石)潘(漢年)楊(帆)反革命集團案”首犯。待到給潘漢年平反時,饒漱石于1975年病逝,已死無對證。

  3.潘汪會見到底談了什么?1943年,潘漢年即使因為工作需要,準備去策反汪偽方面的大特工李士群,勸說他們早日回頭,卻沒有想到被李士群耍了,將他押送給了大漢奸汪精衛。那他們相互都談了什么?1955年潘漢年給中央的交代,汪精衛希望中共方面跟他合作,這樣拯救中國才有希望。潘漢年立即回絕了他,并且勸汪精衛能夠早日回頭,這樣興許還能有所轉機。而這僅僅是潘漢年交給陳毅轉交毛主席的信中所言,并無任何旁證,也無任何證據能證其言。以致這次會談的內容,就成了千古之謎。

  4.為什么不匯報這次會見?1941年至1943年,抗日戰爭處于戰略僵持階段,隨著國民黨部隊大批投敵變成偽軍,尤其,1943年初,日本鬼子對抗日根據地實施“鐵壁合圍”。1月5日,毛澤東、中共中央先后發出準備在最嚴重形勢下堅持華中敵后斗爭的指示。在這個時候潘漢年作為中共高級別領導會見汪精衛,無疑極其敏感,而且,這是中共抗戰以來的首次會見賣國賊汪精衛,更是非同尋常。

  如此重大的密會,僅僅是因“被強拉去會見”,這似乎有點牽強?說是向饒漱石電報請示后會見,按組織程序,饒漱石如何有決定這樣大事的權利?況且,為什么藏在心里成為一塊“心病”?作為黨的紀律,尤其作為秘密戰線的紀律,這樣事關重大、事關全局,事關民族利益的大事,會見了偏偏要壓在肚子里,這不匪夷所思?說沒匯報是“怕受到組織的誤解”,可有對饒漱石的電報請示,怕什么誤解?而且,在“七大”之前,饒漱石任中共中央華中局書記兼新四軍政委,在當時出現的饒漱石和陳毅之爭,毛澤東堅定支持饒漱石,甚至將陳毅調出。特別是1946年10月,饒漱石任中共中央副秘書長兼組織部部長,仍兼任中共中央華東局書記兼新四軍、山東軍區政委,在饒漱石的地位不斷加強,潘漢年對饒漱石為什么一直絕口不提“潘汪會”?

  另外,潘漢年向中央秘密戰線負責人匯報的渠道一直暢通,又為什么一直沒匯報?而且,潘漢年就是向毛澤東也有機會直接報告,1944年的“七大”前,毛澤東不是單獨在書房接見了潘漢年嗎?

  結束語

  潘漢年會見汪精衛一事,即使有饒漱石的批準,即使沒有損害黨的利益,但這樣重大的事情長期未向組織報告,能說不是一個極為嚴重的政治錯誤?況且,到底誰批準的“潘汪會”?“潘汪會”到底說了什么,潘漢年又不能自清,在這樣情況下,毛澤東批示抓捕一直深為器重的潘漢年,能是心血來潮?能是無緣無故?能是誅殺功臣?潘漢年被逮捕能是十分無辜?若真正為潘漢年洗清冤枉,就應將這些疑點都做出交代,這不僅能破解很多謠言,也是對潘漢年的負責,更是還毛主席一個清白!

  注解

  胡均鶴1954年9月被公安部扣押,1982年隨潘漢年平反昭雪,1984年對其給出結論:對他已交代的歷史罪行,既往不咎;肯定他當年與中共建立聯系后對革命所做一切。對胡均鶴宣布撤銷原有判決,無罪釋放,享受離休干部待遇。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比利亚雷亚尔VS巴伦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