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文藝

第二階段共產主義(三十九)

2020-02-28 17:03:33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楊德宇
點擊:    評論: (查看)

  昨天早晨,高祥和老伴耿曉光早早就起床了。他們剛走出房間,他們的兒媳謝宜靜也從房間里走了出來。“爸媽,您二老怎么起這么早。”

  “我們想早起出去走一走。宜靜,你也起來了。”婆婆說。

  “是啊,我也想出去走走呢。”謝宜靜又關切地問道,“昨晚,您二老睡得還好吧。”

  “我是睡得挺好的,就是你婆婆,翻來覆去的睡不著。”高祥說。

  “媽,以前高蓬沒下來,您擔心,現在,他已經安全地著陸了,您還有什么可擔心的。”謝宜靜說。

  “我現在不是擔心他,我是覺得他對不住你。我總覺得你們老這樣也不是個辦法。你說,他為什么就不能把你接到身邊去呢,這樣,不是順便也好有個人照顧他嗎。”

  “媽,您就不用為我擔心了。我現在不是挺好的嗎。”謝宜靜非常理解高蓬。這幾年,他經常在全國各地到處跑,自己就是去了,又能做什么呢,還不如在家鄉能夠實實在在地做點事情好。

  “爺爺奶奶早,媽媽早。”孫子高俊強這時從房間里走了出來,“奶奶您就別為媽媽操心了。您好好的把您的身體養好就行了。”高俊強說完,打開門向外走去。

  “你這孩子,就是懵懵懂懂的,不知道關心人。”奶奶笑罵道。公婆媳三人也先后向外走去。

  這里是市委市府宿舍一號樓所在的紅梅小區。雖說高蓬同志已經不在市里任職了,但他畢竟曾是村城市城市規劃建設總指揮部的主要領導,再加上他的夫人謝宜靜同志就在村城第一中學上班,所以,他們被安排在了這里。他們所住的房子一百六十平,四室四廁一廳,是按規定分配的。住房分配辦的同志在分房前,征求了一下謝宜靜的意見。謝宜靜考慮到公婆年紀都大了,沒有要高的樓層,只要了一個二樓。

  “老哥哥,老嫂子,你們早上好啊。”說話的是一個叫陳奇的老人,陳奇是村城市副市長陳芬芳的父親,他們住在同一單元三樓。陳奇比高祥小好幾歲呢,所以他便對高祥以老哥哥相稱。

  “老陳啊,早上好,早上好。”高祥連忙說。雖說搬來的時間不長,但他們已經非常熟識了。

  在馬路上,他們又碰上了剛出門的周亦農和老伴。“周老,您早哇。”。

  “高老,陳老,你們早上好哇。”他們的老伴之間也互相打著招呼。

  “老哥哥老姐姐們,我們今天到景山公園去走走,怎么樣啊?”陳奇提議說。

  “好哇,”周亦農說,“去那里看看,我還沒有到那里去過呢。”

  “你們要上哪里去啊?”說話的是葉君一的父親葉昌盛。

  “早上好。”

  “早上好。”他們又互相打著招呼。

  “我們準備去景山公園呢。”

  “走,我們一起去。”

  隨著太陽的升起,頓時,《東方紅》樂曲響徹全城。由于喇叭是分聲道布裝的,人們處于任意兩個喇叭中間的位置,都能感受到美妙的立體聲效果。

  他們沿著朝陽,一路向東,然后拐進景山路,向景山公園走去。“老哥哥,你們都沒去過景山公園嗎?”陳奇說。

  “還沒有呢。”高祥說。

  “我也是昨天才去過的。景山公園挺不錯的,可漂亮了,里面林木繁多,簡直就像一個植物園。”陳奇說。

  說話的功夫,景山公園到了。景山公園占地近兩百畝。景山公園的修建,給村城留下了一處別致的景觀。景山公園有一座近40米高的景山,公園因此而得名。公園里的景山,原本是沒有這么高,也沒有這么大的。設計人員嫌山不夠高不夠大,他們設計在旁邊挖土堆到山上,于是,景山長高了也長大了,旁邊又有了一汪水泊,因為其形狀就像一輪彎月,因此工人們給它取了一個美麗的名字——月亮湖——也有人稱其為月牙湖。月亮湖雖也稱湖,其實水面并不是很大,不過二三十畝的樣子。工人們在月牙湖心,建有一涼亭,有廊橋直通兩岸。湖中栽有蓮藕和睡蓮,除放養有紅鯉魚等多種觀賞魚種,還放養有鰱魚草魚等魚種,放養鰱魚,人們顯然是要讓它吃掉湖中可能生長的綠藻之類。公園里最大的一個特點,就是各種林木繁多。公園里,用大理石鋪就路面的畫廊蜿蜒曲折,路邊,建有多處涼亭樓臺,景山腳下,有幾條青石鋪就的道路直通山頂,山頂上也建有一涼亭。景山公園可以說是一座具有典型的中國古代園林風格的公園。古樸而金碧輝煌的長長的游廊,雕梁畫棟的樓臺亭閣,多姿多彩的人造假山,魚兒暢游的粼粼碧水,亭亭玉立出淤泥而不染的湖中荷葉,豐富多彩的各種果樹花樹,令人眼花繚亂的各種奇花異草,再配以樹梢枝頭各種鳥兒婉轉動聽的啁啾鳴唱,給人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使得整個公園既顯得優雅壯麗,又極富詩情畫意。

  此時的公園,游人如織,踱步的,打拳的,跳舞的,做體操的,爬山的,吊嗓子的,還有在一起聊天的。高祥他們一路欣賞著來到月牙湖邊。

  “早上好。”

  對面走來的幾位同志主動和他們打著招呼。“早上好。”高祥回應道。其他老人們也互相打著招呼。

  “你們都是本地人吧。”

  “是的。你們是……”

  “我們都是從北京來的。我叫馬鴻瑞。”馬鴻瑞不是住在養老院里嗎,怎么出來了?原來,住在養老院的老同志也是自由的,他們可以隨時進出養老院,只是養老院要求,他們在出門時,和院里和門崗打聲招呼做個登記就可以了。

  “哦,你們好,你們好。我叫高祥。一看就像是大城市來的,大知識分子吧,歡迎你們來到村城啊。”

  “謝謝。什么大知識分子啊,現在的中國,還有可以不被稱為知識分子的嗎。”

  “這也是社會發展進步的必然結果啊。”

  “您今年高壽啊。”

  “我今年七十有三了,再過兩年,就該進養老院了。”

  “進養老院好啊。我們幾個就住在養老院呢。”

  “到底是住在大城市,還真看不出來年齡來。”

  “住在大城市,無非就是少曬一點太陽而已。來村城幾天,我還是覺得村城好,首先第一點,空氣就比大城市清新多了。”

  “這倒是真話,要我到大城市去住,我還真不習慣呢。”

  “沒想到,我們的村城這么的漂亮。我可聽說,村城的老同志都積極參加了村城的建設。這可都是你們的功勞啊,可真是辛苦你們了。”

  “只能說是大家的功勞,還有你們北京的志愿者的功勞呢。”

  “我們老馬的兩個孫子,兩年多以前就來到村城,參加了村城的建設呢。”另一個老同志說。

  高祥老人點點頭說:“這就是了嘛。您說,建設我們美好的共產主義,你們的孫子都來參加建設,我們作為當地人,誰能閑得住呢,就是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明天開始的第二階段的建設,你們也會參加吧?”

  “當然參加,我們這些老同志已經商量好了,明天我們都得參加。能出一份力,我們當然得出一份力啊。”高祥望著馬鴻瑞道,“我說馬同志,你們該不是也想參加吧?”

  “當然想參加,雖說我們可能做不了多少事,但能做一點是一點,算是盡我們的一份心意嘛。”

  “那可不行啊。你們都進養老院了。不行,不行。”

  “雖說你們沒有住進養老院,可是你們又能比我們小得了多少啊。當然,這不是關鍵,關鍵是,我們的身體都很好,而且我們也是村城人,您剛才不是說了嗎,能出一份力,我們當然得出一份力啊。”

  “那好,我們明天工地見。”

  “就這么說定了,明天工地見。”

  

  華光說:“爺爺奶奶們,你們看,你們年紀都大了,你們既然都來了,我只有一個要求,你們不要太勞累了,當然,也千萬要注意不要把自己弄傷了。萬一把你們累著了,或者受傷了,我們可擔責不起啊。”

  “華光啊,你這話我們可不愿意聽啊,你只說我們累著了受傷了,難道你們就不累了,不受傷了?”高祥老人說。

  趙重光老人說:“我們的事,不用你們管,你們只管忙你們的事。”

  于是,這些可敬可愛的老人們,他們有的拿起鐵鍬裝車,有的則拿起扁擔,挑起了擔子,沒有工具,周亦農老人干脆用手搬起一塊水泥磚塊,往小水塘走去。他的老伴也搬起幾塊小磚頭。馬鴻瑞老人覺得,這倒也是一個辦法,于是,也搬起一塊水泥磚塊,開始的時候,馬老盡量讓磚塊與自己的身體保持一定的距離,可是時間一長,他已經沒有力量保持這個姿勢了,手里的磚塊便貼在了身體上。好在,老人早上出門,穿的就是一些他早就該扔卻舍不得扔的舊衣服,只是身上被磚頭給弄得臟兮兮的了。王玉華老人何時從事過這樣的勞動啊,她一不小心,手指頭被磚頭上的毛刺劃破了,鮮血立刻從手指上流了出來,老人沒有去管它,依然抱起磚頭往小水塘走去。

  華光拿來了手套,給每位老人發了一雙。見王玉華老人手指扎破了,華光趕忙喊來了衛生員,讓她給老人手指做了消毒處理,再給老人的手指貼上一張創可貼。“奶奶,您的手受傷了,我看您老還是回家休息一下吧。”華光說。

  王玉華老人笑著說:“我可沒有那么嬌氣,都老皮老肉了,沒事的,放心吧。”

  “那您老把手套戴好,可別再把自己弄傷了。”衛生員說。

  見老伴受傷了,馬鴻瑞走過來關切地問道,“傷的重不重,要不回去休息一下。”

  “沒事,就碰破了一點皮。”

  這時寧欣然走了過來。“爸媽,您二老怎么也來工地了呀。手弄破了?真是的。”沒想到,他們一家人居然在這勞動工地上又碰到了一起。

  “欣然,你也來了。沒事,就破了一點皮。”王玉華老人說。

  “您二老都住養老院了,還跑來干什么。再說了,你們都這么大年紀了,又能做得了什么呢。”寧欣然說。

  “是啊,我看你們還是回去吧。你們好好把自己的身體養好了可是比什么都好的事情。”馬向前也走了過來說。

  馬鴻瑞說:“你們可不要趕我們走。我們能做多少是多少,能做一點貢獻是一點貢獻。你可別忘了,能夠為共產主義做一點事情是我們的福分,也是我們的光榮。”

  “是啊,”王玉華老人也說,“你們去忙你們的吧。”

  “那你們小心一點,別再弄傷了自己。”寧欣然說。

  “你們自己也小心一點。”

  “知道了。”

  

  村城第一小學,下課鈴聲響了,同學們魚貫地踴出教室,向操場上跑去。周濤拉住黃智國說:“中學的同學都去參加勞動了,一會午飯后我們也去吧。”

  “我也有這個想法,我們應該去。”黃智國說。

  “重要的是,我們已不是小孩子了。我們應該為村城的建設出點力了。”這是一個叫廖文麗的女孩的聲音。

  一個叫熊珉的女同學說:“我也覺得我們應該去。其實中學的學生跟我們也大不了多少。”

  “關鍵是,我們不能放棄這次勞動的機會。以后說起來,我們也參加農田改造了。”黃智國說。

  廖文麗說:“問題是,中午的時間太短了。”還是女孩子心細。

  “管它呢,能做一點是一點。”周濤說。

  “我們去找老師吧。”廖文麗說。

  “不行。”周濤說,“如果老師不同意,我們怎么辦。”

  “對。我們不僅不能找老師,這件事還不能讓老師知道。”熊珉說。

  “我們去勞動,身上肯定會弄臟的,還能瞞得了老師嗎?”廖文麗說。

  “我們回來以后把衣服換一下,不就可以了嗎。”熊珉說。

  “回來換衣服肯定不行。我們一進學校,就是躲著老師,同學們也會看到的。我建議,我們把干凈衣服帶上,進學校以前我們把它換上,就沒人知道了。”廖文麗說。

  “這個主意好,我們先把衣服準備好。”黃智國說。

  周濤說:“好,就這樣,我們一會上完最后一節課,我們就提前到食堂吃飯,吃完飯就走。”

  “就這么辦。”

  后來,他們又告知了幾個要好的同學,他們的人數增加到了十幾人。上完最后一節課,周濤和黃智國等同學便向食堂跑去。他們聲言肚子餓了,求師傅們先給他們開飯。

  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比利亚雷亚尔VS巴伦西亚